难过也只是静默

日记

勿上升xN

很想我的一个朋友


(零)

你只能看到几个浅蓝普蓝深蓝的本子,上面有你整齐隽秀的笔迹。

反反复复记录了高中时期每一天的琐碎时光。

还有,你的名字,他的名字。

为什么是蓝色?

因为他喜欢。

 

(一)

谌浩轩揉了揉被风吹得有些干涩的眼睛,慢慢地拖着行李箱走近了门。

冰凉的钥匙拿在手中早已有了热度,他把锁着的门打开,立在原地良久,半开的门最终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缓缓合上。

他已经四年没回来了。

本该是沉在最底处的记忆却很轻易地浮了上来,一遍又一遍地重现,谌浩轩细细打量周围,感觉自己仿佛是昨天离开的,这里的一切都未曾变过。

他最终把视线放在了茶几上几个蓝色的本子上,有过瞬间的疑惑。

那是他的日记本,离开时并没有带走。

当时谌浩轩差点狠下心来把日记本烧掉,好让里面的内容随着晚风飘啊飘化作空气里细细的灰烬,无法再次沉淀或聚集。

可现在,蓝色的日记本们好好的,很整齐地放在茶几上。

谌浩轩记得为什么自己一口气写了三本日记,记得为什么三本日记的封面是越来越深的蓝色,记得每天晚上写日记时迫不及待记录的心情,记得每一天日记里都会出现的一个名字。

他记得写到最后一本时已经不敢去看以前的本子,每次看到脑子里都会完美无缺地展现文字描述的整个画面,然后成为压在心口越来越沉重的痛感,活生生地裂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时间是一只神奇的手,抚过一切荒芜贫瘠之地,曾经流血不止的地方早已结了痂,轻轻触碰只有微小的刺痛。

那么就看看吧。

谌浩轩这么想着。

那就意味着要打开三年的时光,回顾飘荡的岁月,想起记忆里的谁。

没关系啊。

谌浩轩盯着放在最上面的浅蓝色。

没关系的。

他伸手把本子拿了起来。

没关系吗?

修长的手指翻到第一页,上面只有几个字。

“这是遇到你的第一年。”

 

(二)

-

这是我第一次写日记。

我为什么要写日记?

我怎么知道,我觉得这本子挺好看的。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以绝对不会迟到的速度走向教室的时候,忽然有个男生从我旁边朝前冲过去,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嘴角的虎牙和晶亮的眼中藏不住的得意和狡黠。

莫名其妙。

但我居然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一起跑了起来,他风一般的冲劲和千姿百态的跑步方式着实吸引人的眼球,然后我就不服输地跟着他越跑越快。

他明明超过了我很多,到了电梯里居然还等着我,等到我跑进电梯他才按下按钮,我转头盯着他有些乱的刘海,又收回视线。

这人长得挺好看的。

更要命的是我发现他是我的同班同学。

老师排好的座位表说明我跟他是同桌。

我笑起来要人命的同桌冲我伸出了手。

我当然是回握住。

他话挺多的,而我刚好话不多,他一直说话我竟然也不觉得吵,专心地听着偶尔回他一两句话。

放学的时候他说要请我吃冰淇淋。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请我吃冰淇淋?”

他愣了一下,差点笑出眼泪。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

我还在想这个词的含义就已经被他拉去了冰淇淋店,冰淇淋真的好冰。

哦,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叫夏常安。

-

我一个人能做很多事,根本不需要别人参与。

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学校卫生大扫除,我一个人负责扫三层楼梯,楼梯上很多灰尘,栏杆也没人擦过,还有很多人随手就把垃圾往这边一扔,很难打扫。

大部分同学都快打扫完打算回家的时候,我还剩一层没打扫干净。

“谌浩轩。”

我发觉我拿扫帚的手明显地抖了一下,可能是被吓到了吧,可是他的声音我明明整天都在听。

“你怎么还在打扫?”

“……”

“我帮你吧。”

“为什么?”

“你为什么又要问为什么?”

他好像对我的问题感到很无奈,拧干抹布开始擦栏杆。

“明明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可以回家了。”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又开始笑了。

“因为我不能让我的朋友一个人留下,你就是朋友太少了,我说真的,你不会觉得孤独吗?”

孤独?

我不知道。

太阳快落下的时候我们才打扫完,他自从出校门就一直没说话,直到走到岔路口他才重新开口。

“谌浩轩,我还是觉得你需要多交朋友。”

这话有一点耳熟,父亲对我说过,阿姨也对我说过。

“我不需要。”

我摇了摇头,看着他。

“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他愣了一下,直直地盯着我,从他墨色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上扬的嘴角。

“谢谢你,夏常安。”

我转头打算走回家,突然听到他在背后叫我。

“谌浩轩!”

我转头,他的眼睛很亮,轻轻地眯了起来。

“你、你笑起来有梨涡哎……很好看。”

很好看?

我把自己的脸和他的对比了一下,还是觉得他更好看。

后来我想,我一个人能做很多事,是不是也可以让别人参与?

-

他真的话好多啊。

我做题的时候他一直在那儿说话,也不管我理不理他,最后我实在忍不住转头瞪了他一眼。

被我瞪的人一脸委屈,他垂眸盯着自己的作业本没再说话。

等我把题做完了再转头看他还是那样,我就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夏常安。”

“……”

“你怎么了?”

“……”

他转头看我。

“你都不理我QWQ”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那种人畜无害的表情,看来我有必要去学个画画。

“现在不是理你了?”

“刚才QWQ”

最后我说我放学请他吃冰淇淋,他就笑了,他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

嗯。

冰淇淋还是好冰。

-

今天一大早看到夏长安趴在桌子上,快上课了我叫了他几声,只听到他嘟囔了几声继续睡了。

很无奈,幸好我俩位置靠后,堆几本书老师看不到他睡觉。

下课了他还在睡,于是我就开始想他昨晚干什么去了,他又不打游戏,怎么——

“浩轩我跟你讲……”

我心里一惊,转头看他,他还睡得好好的,眼都没睁,眉头微皱,呼吸均匀。

奇怪,梦话?

“你跟我讲什么?”

我微微凑过去小声问他,很长一段时间他没反应,于是我更确定了只是梦话。

我打算继续做题,他突然又出声了,声音小小的,我只有凑很近才听得清楚。

“你真的需要几个朋友……虽然你说有我就够了。”

他的眉心忽然展开了,最后一句话让我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也觉得,你有我就够了。”

我细细打量着他的眉眼,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这是什么感觉?

被朋友在乎的喜悦?

他在睡觉,我在神游。

我被上课铃声拉回思绪。

“夏常安。”

他这会突然就醒了,迷迷糊糊的看着我,眼里泛着水光。

后来我告诉他,他睡觉会说梦话。

他一脸惊奇。

“你难道潜入我家看我睡觉了??”

我打算用冰淇淋打断他不好的遐想。

-

今天有点乱。

我小心地偷看他十七次,被发现了十七次。

现在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偷看他?

我怎么知道,我发现我的眼神总望他那里飘。

“谌浩轩,你为什么要看我啊?”

他冲我笑得灿烂,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感到无措。

“你该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他冲我开着玩笑,我这次忍不住开口。

“夏常安,你作业做完了吗?”

“……没事你接着做题吧。”

他吐了吐舌头打开作业本,我又转头看了他一眼。

我为什么要看他?

因为怎么看都看不够。

-

我大概是疯了。

今天我跟他逃了一节英语课。

然后在校门外的小巷子里吃的不亦乐乎,抄手味道不错。

这不是重点。

他这人就是喜欢到处疯。

下课的时候他把我拉去厕所,虽然当时我并不想上厕所。

“谌浩轩,等会儿跟我走吧。”

我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你干嘛这幅表情,我又不是让你跟我私奔。”

他有些狡黠地笑着。

“让你跟我私奔你也不该是这表情啊。”

“……等会要上课了,你去哪儿?”

“外面。”

“外面?不行,我不去。”

我果断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他要逃课。

“跟我走吧,没关系,我们一起。”

他似乎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特别是那句我们一起。

只他一副嗓子一双眼睛我却很快就妥协了,犹犹豫豫地跟在他身后走到了学校围墙边,他倒是踩着旁边的树干很容易站上了围墙。

他小心翼翼地蹲下来,俯视着我。

“快上来。”

我盯着那棵树有点不知所措,在他期盼的目光里我踩上了树干,猛然发现自己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于是顿时慌神。

“谌浩轩,把手给我。”

我下意识地伸手,他把我的手牢牢握住,指尖有点凉。

一个用力我就踩上了围墙,还是挺高的。

然后他一下子就跳了下去,抬头看着我,脸上带着成功逃离的得意的笑容。

我看着他笑就忘了一下个动作。

“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他以为我害怕了。

我有些无奈地跳了下来,他连忙上前一步拥住了我。

鼻子里是他干净的气息。

“夏常安,其实我不怕的。”

“……我们走吧。”

他把我放开,我发现他耳朵有点红。

整个逃课过程我跟他吃的挺开心的,只是回去时遭到了老师的严厉教导。

我和他都不以为意。

他甚至还跟我说。

“谌浩轩,下次继续跟我私奔吧!”

“……你说什么?”

“哦不对,逃课。”

“……还逃?”

“你不跟我一起?”

“……跟。”

我真是一次又一次突破我的底线了。

-

今天突然发现我的本子只剩十几页了。

今天突然发现我本子上大部分都记载着有关他的内容。

今天,他感冒了,没来上学。

今天我发现,自己没什么要写的东西。

不,突然很想写一个东西。

夏常安。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

-

这是最后一页日记。

这个日记本跟他一样陪了我一年。

今天跟他说我要去文具店里买日记本,放学不用一起走了。

“你居然还写日记?”

“怎么了?”

我看他一脸很奇怪的样子觉得更奇怪。

“我可以看吗?”

“不行。”

废话,当然不行。

他好想有一点点失落,于是我决定活跃气氛,不用很冰的冰淇淋。

“夏常安,你喜欢什么颜色啊?”

“蓝。”

他倒是很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

于是我很认真的在文具店选了一个普蓝色的本子作为我的第二本日记本。

我依旧要用普蓝色的本子来记录我的生活。

确切的说,只是他而已。

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

 

(三)

谌浩轩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明明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他却很容易想起那些画面,甚至微小的细节。

第一次遇见他。

第一次接受别人的帮助。

第一次看到他委屈的样子。

第一次听他说梦话。

第一次偷看被发现。

第一次逃课。

有很多很多事情,他都能细细地去回忆,可结痂的地方开始发痛了,发臭了。

他颤抖着手把浅蓝色的本子放下。

那个时候多美好啊,字里行间都有温柔的笑意。

他拿起了第二本。

可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

翻开第一页。

“我永远都不想再跟你吵架了。”

 

(四)

-

今天学校组织去旅游,坐了好久的车,差点睡着。

我只是差点睡着,他当然是安稳地睡了。

他睡了一会儿突然醒来说要跟我换下位置,他靠窗边上头搁得疼,于是我就跟他换了座位,他满意地重新闭上了眼。

然后他睡着睡着头就搁我肩上了,头发蹭着我的脸,有点痒。

车一颠簸他的头凑得更近,呼出的气都从我颈里往衣服里钻,我感觉自己脸部温度上升有点快。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松了口气。

“到了。”

没反应。

“夏常安。”

肩膀上的重量丝毫没有减轻。

“……常安。”

我凑到他耳边叫他,对方终于缓缓睁眼,坐正身子揉了揉眼睛。

“这就到了?我还没睡够呢……”

“走吧。”

他好像没什么兴致欣赏风景,一直嚷着要睡觉,直到组织午休的时候才停嘴。

好巧不巧,安排宿舍的时候最后一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困死了。”他的声音从上铺传来。

“那就快睡吧。”

我转了个身面向墙壁闭上眼,过了一会儿发觉身后的床垫似乎陷下去了。

转头看到他平静的脸。

“上面有点冷。”

我并不觉得有多冷。

“我可以你跟你一起睡吗?”

他明明都睡过来了。

我的沉默在他眼中一直是默认,虽然我也并不排斥他靠我这么近。

“……浩轩。”

“你怎么还没睡着?”

“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他的手已经抱过来了。

“浩轩,你太瘦了。”

“有吗?”

“……嗯。”

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再说话,我微微转头看他,睡得很安稳。

我突然也觉得很安心。

-

我发现他最近有点成绩下滑的趋势。

以前数学考试他总能拿高分,最近几次却起伏很大,老师找他谈了话,从办公室回来后他也不是特别开心的样子。

“夏常安。”

他转头看我。

“你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

放学时他没嚷着要吃冰淇淋。

有点奇怪。

-

今天有篮球赛,原本跟我无关。

他很喜欢打球,这就与我有关。

他一直是很兴奋的,在球场上却连连失利,队友一直在安慰他,他只是叹息了几声。

后来,有一个女生,给他送了一封信。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

以前有很多女生给他送信的,他从来都是皱了皱眉随手扔进垃圾桶。

这次也一样,但在扔掉之前好像犹豫了半天。

随后他冲我走过来。

“我们走吧,去吃冰淇淋。”

我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来今天我要去医院看父亲。

“夏常安。”

他停下脚步转头看我。

“我今天不能跟你走,我必须快点回家。”

他什么也没说,看了我几秒转身就走了。

我突然感觉到了恐慌。

-

事情正在变糟。

最近几天他上课时睡觉被老师训话,老师点了他的名训他,他可能有起床气顶了下嘴,然后他就在办公室门口罚站。

我趁老师不注意过去跟他说话。

“你心情不好?”

“……嗯。”

他的声音闷闷的。

我就站在他旁边陪着他。

“浩轩。”

我眨了下眼睛,告诉他我在听。

“我妈说,过一段时间我们全家都要移民去美国……为了我爸爸的工作。”

他突然咬牙说道,狠狠地皱起眉。

“我妈甚至不让我在这里读完高中,凭什么?他们只知道工作,都没有陪我。”

“我陪你。”

他愣了一下,看向我。

我以为我声音太小了他没听到,于是重复了一遍。

“夏常安,我陪你。”

他突然垂下眸,然后重重地点头。

“浩轩,我不想走。”

他重新抬头,眸子亮亮的,眼角有点红。

嗯。

我也不想你走。

-

今天他迟到了。

他闯进教室时眼睛红红的,面无表情,老师没说什么继续上课。

看到他发呆的样子,我心里也很难过。

下课后他才猛地松了口气,趴在桌子上不说话。

“夏常安,你哭了?”

我开口问他,他转头看着我。

“你为什么老问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他觉得有些好笑,也真的笑出了声。

“那什么才是有意义的问题?”

他没有回答我。

过了很久才说,“那些不是只有我才会回答的问题,就是有意义的问题。”

我还在仔细想他说的话,他又突然叫我。

“浩轩,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要老是问这些问题了。”

“为什么?”我皱了皱眉。

我是在问为什么他会不在我身边。

“你又开始问了。”

他无奈地笑着,没有再说话。

-

我讨厌今天。

今天班上一个男生的手表不见了,挺贵重的,最后在他的课桌里找到了,一群人诬蔑他是小偷。

我不信。

但他看向我的时候我的目光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

他一直看着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至今为自己那一刻的胆怯而羞愧。

他突然变得很烦躁,猛地一踹桌子冲出了教室,我一下子变得很惊慌,连忙冲出去追他。

他跑上了教学楼的天台,站在边缘。

“夏常安。”

他依旧站着,没转身。

“你下来,别站在那里,很危险。”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猛地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你不是跟他们一样,认为我是小偷吗?”

“不,我没有。”

“你就有。”

他的眼睛开始发红,他跳下来走到我面前,离得很近,呼吸均匀地打在我脸上,我没有任何躲闪,抬眸看他。

“你就有。”

他好像在克制着什么,我不知道,痛苦的情绪顿时占据了我的身体,我现在想来都觉得身体很沉重。

“你不要管我。”

他咬牙道。

“他们说我偷了,那我就偷了吧,没有关系,反正你也不信我。”

我现在颤抖着手写他说的那些话,笔尖戳在纸上好像刀子戳在心口。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一刻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你甚至都没站出来为我说话。”

他脸上的表情是悲伤,我第一次看到。

“我对我妈说,我要留下来,因为我的朋友在这里。现在,我甚至没有了这个借口。不久以后我就走了,你也管不到我了。”

他突然自嘲地笑了几声,退开几步,最后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大步走开。

我不知道我当时脑子里装的有哪些情绪,我记得我冲着他的背影问了一句。

“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那时我很希望他会说,当然是啊。

或者说,你又问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了。

可是,他只是停了一下,没有转身。

传到我耳边的只有冷冰冰的一句话。

“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

我站在天台上觉得手脚冰凉,心脏跳动得很费劲,牵动的神经和血管一阵阵地发痛。

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很想把他拦下来,跟他把事情说清楚,可是我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去道歉,或乞求原谅。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来的,好像脚步很沉重,视线是模糊的。

我现在都看不清我写的字。

骗子。

我们明明是最好的朋友。

明明就是。

-

他两天没来上学了,我也学不进去。

我很容易就会想到他在天台上的表情,那些我一点都不想再看到的表情,那些话反反复复穿透耳膜,带来有些麻木的痛。

我想去找他,于是我问班主任要了他家的地址。

从外面看房子里的灯是亮着的,他应该在家,可不论我是敲门还是按门铃,始终没有人开门,于是我就一直等着,后来开始下雨了。

我突然期望这场雨下大一点,那样他就有可能去关窗,就有可能看到我。

上神听到了我的祈祷。

我不知道雨下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浑身湿透,耳边一直是反反复复的雨声,偶尔一次抬头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窗边有一个人影,随即便消失了。

我不相信自己眼花了。

太冷了,真的,大雨没有要停的意思,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

那个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差点倒下去一睡不起,直到一个声音将我唤醒。

“谌浩轩!!”

我猛地睁开半合着的眼,直视前方,他撑着伞站在了门口,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流进嘴巴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抬起脚想往前走,却发现这个小小的动作都被我完成得艰难。

他突然扔了伞冲了过来,站在我面前瞪着我,我看到他身上干净的衣服瞬间被淋得湿透。

“这么大的雨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常安……”

我往前走了一步,脑袋突然一阵刺痛,脚上一软直接往前跌。

“……对不起。”

在失去意识之前我终究把道歉的话说出去了。

后来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他坐在我旁边两眼通红,扫视四周意识到这应该是他家,他给我换了干净的衣服,我想坐起来。

“别乱动。”

他皱眉把冰凉的手覆在我额头上,然后又开始瞪我。

“你疯了吗?为什么淋雨?”

我突然冲他笑,他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即撇撇嘴,“笑什么……”

他站起身,似乎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你感冒了,我去给你熬姜汤。”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我们一定是最好的朋友,他说的那些话只是气话而已。

他走进来的时候我在神游。

“你又发呆了。”他皱了皱眉,“这毛病能不能改。”

“不能。”我认真地回答。

我看到他手上的姜汤伸手要去拿,他又瞪了我一眼,拉开椅子坐在床上。

“我喂你。”

“为什么?”

我真的只是下意识地问,我只是头疼,又不是手残,但是我看到他脸红了。

“太烫了。”

他轻声解释,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送到我嘴边,动作温柔得不像话。

姜汤是甜的。

“你加糖了?”

“我是怕你不喝。”

他执意要把整碗都喂完,我只好把整碗都喝完。

“夏常安,我想问你。”

“什么?”

他把碗放在书桌上抬眸看我。

“我们,是朋友,对吧?”

我看到他因为我哽咽的声音和发红的眼眶吓了一跳。

过了几秒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常安。”

他看着我。

“我想抱抱你。”

下一秒他就靠了过来,把我抱得很紧。

我被他拥着突然就觉得很开心,身体的不适和压抑的情绪似乎烟消云散。

“我不想你走。”

我把头搁在他肩膀上。

“真的。”

-

这几天我跟他的关系恢复了正常,我很明白这种情况的可贵。

但是他笑得越来越少了,可能是要出国的事一直让他很烦吧,其实我也很烦。

“常安,所有事情都会好的。”

我这么告诉他。

他一定不会走的。

一定不会。

他怎么可以走。

-

今天我很开心。

因为他很开心地说他不用出国了,他妈妈允许他留下来。

太好了,没有分离的情景。

晚上跟他去河堤上看烟火,很漂亮。

“夏常安。”

被叫的人疑惑地看向我,我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很多时候就想叫叫他的名字。

“谌浩轩。”

他也叫了我一声,接下来的话语却被烟火声盖过。

他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

他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就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漫天的灿烂烟火。

那时我渴望时间从此静止。

-

这个本子也快写完了。

随手翻了翻,这一年好像没有去年写的那样纯粹的开心,这里有我和他吵架的事情。

事实上这一年他好像没有以前那样开心,他情绪起伏很大,幸好那样的事只发生过一次。

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日记本了,在这里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我发现我也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可是有些话我不能想说就说。

总之,希望在下一个本子里,我还能一直把他的名字写下去。

能遇见夏常安,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

我再也不希望与他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我希望,他能跟我一起欢笑,一起玩闹,能跟我一直走下去。

我希望,我所有关于他的文字,全都是带着恰到好处的感情,散发清甜的香气。

 

(五)

谌浩轩记得那一年真的过得起起伏伏。

很多事情自己曾经用笔认真地记了下来,同时也用心认真地记了下来。

天台,背影,少年倔强的眉眼。

那时怎么都不愿回想的画面现在可以很坦荡的记起,当时认为不可能分离的想法如今看来多少有点天真无邪。

他缓缓合上了日记本,叹了口气。

谌浩轩突然很佩服自己那时写那些话的勇气,至少那是现在没有勇气去说的。

什么最好的朋友。

什么一直在一起。

什么他不会离开。

就算自己再迫切地期望,又能怎样。

谌浩轩不想去看那个暗蓝色的本子。

那个本子里,有最好的事,有最坏的事,有奶油蛋糕的甜腻味道,也有水域里发臭的水藻。

可他的手已经放在了上面。

不受控制地翻开了第一页。

“我从没想到你于我同我于你是一样的,如同我从没想到你会悄无声息地离开,剩一大堆零碎的记忆让我自行整理。”

 

(六)

-

这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了。

我的日记本就跟他一样已经陪了我三年。

习惯了每天记录,习惯了他在我身边。

今年必须好好学习,也要催促他好好学习了,不能再陪他逃课,也不能任着他逃课了,学习挺紧张的,我有时转头看他,他很专注地在听课。

虽然我习惯他每天在我耳边嬉笑,但是这个人认真起来也挺好的。

特别,迷人。

我现在被我自己描绘他的词语吓了一跳。

可是,夏长安,他就是特别迷人。

-

昨晚做题做得太晚了,今天上完课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儿。

“没睡好啊?”

我睁开眼看到他也趴着看着我,于是眨了下眼表示肯定。

他没有说话,直视我的眼睛。

我承认,一开始,我觉得对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个时候我很想很自然地移开自己的视线,可是没有做到。

我伸手去遮他的眼睛。

“怎么了?”

他笑着抓住我的手。

“我要睡觉了。”

我闭上了眼,感觉到他放下了我的手。

“那就睡吧,我不吵你。”

我在想,为什么现在我一看到那双眼睛,就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我再次睁开眼,还是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那双眼。

我的心跳似乎更快了。

“夏常安。”

他好像睁着眼睡着了一般,听我叫他才回过神来应了我一声,随即收回视线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胳膊。

他好像脸红了吧,我没看清。

-

说好不逃课的,今天又跟他跑出去了,这次逃的是晚自习,而且跑得很远,我跟着他去了河堤边上。

“夏常安,我们去哪儿?”

“我不知道。”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声音很小。

那里风很大,我微微眯起眼,头顶的路灯晃得眼睛有点疼。

“学校里,太吵了……我就是想跟你一个人待会儿。”

他小声嘟囔着。

我想跟他说,晚自习一点都不吵,也想跟他说,我又不是安静得像不存在,我有呼吸,也有心跳。

但我什么都没说,风堵住了我的口,吹乱了他的刘海,我伸手去帮他理。

他忽然停住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任我的手在他额前乱动,我恶作剧般地弄了一个中分,最后还是帮他把刘海整理好。

然后我们就继续走。

他突然抱怨着这里太冷了,我刚想说知道冷还跑出来干什么,但他紧接着光明正大地扣住了我的手,温热的温度从手心传了过来。

男生之间牵个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我觉得,可是我下意识地收了一下,他却握得更紧。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只知道自己因为他的一系列动作变得思绪有点混乱。

“浩轩。”

他转头看我,走近一步,离的很近,我忽然想起了那次在天台上的情景,生怕他下一秒就甩开我的手大步离开,于是手上开始微微用力。

面对面站了很久,他最后伸手抚上我的额头。

“你中分了。”

说完他笑着牵着我的手继续走,我还没回过神来已被他拉着走了几大步。

我感觉不到冷,我只知道他的温度从手上传来,蔓延全身,汇集到心口。

-

今天班上一个同学过生日,几乎所有同学都去KTV里疯。

我本来不去的,他硬拉着我去玩。

听到几个人拿着麦克风吼我下意识地揉了揉太阳穴,下一秒就看到他抢过了一个人的麦,自顾自的点歌。

我第一次听他唱歌,觉得他唱的很好听,果然那副嗓子是有魔力的。

“唱的怎么样?”

他看着我,我刚想回答,周围的人却爆发出欢呼声,一个劲的夸他,我冲笑了笑没说话。

最后他放下话筒坐在我旁边。

“浩轩,我唱的怎么样?”

“很好听。”

我看到他笑得很灿烂。

确实很好听,我很喜欢。

其实他望着我的时候我突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我要记录小小的日常,每一个对话的内容,每一个细小的神态与动作,因为我想用心去记这个人。

还因为,我很喜欢。

夏长安。

-

有些人的日记本,可以大大方方地任人浏览,有些人的日记本却死活不给别人看,因为里面藏着秘密。

我的本子里藏着秘密。

这个秘密,叫做,谌浩轩喜欢夏长安。

不是同学之间那种普通的喜欢,我认为,这就是一种特殊的喜欢,可是我不会说。

他就是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这样。

那希望我和他也就一直这样下去,挺好的,有些事我敢都不敢想。

今天听到有几个女生就在那里议论,具体什么内容我不想写,我只希望他不听到那些话。

-

今天课间休息时班长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他果然又把我拉过去玩了,我不用猜都知道。

他抽到了大冒险,和你身边的人深情对视十秒。

班长在读出这句话时他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

“浩轩,你不要紧张嘛。”

他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明明没有紧张的,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有点慌。

班长开始倒计时了,他忽然收起了笑容,很认真地看着我,我只能硬着头皮盯着他,平常我哪里敢这样跟他对视。

十秒很短吧,我却觉得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最后我首先偏过了头。

“可以了,夏常安。”

我看到他摇了摇头。

我看到有几个女生看我和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我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他怎样想。

-

我的愿望很简单。

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他笑的样子。

我想每天都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

我想每天都能凝视他的眼。

我想,就这样,一直喜欢夏常安。

-

只剩不到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刚刚好,这个本子写到高考那天还剩许多,那就意味着我可以继续写下去。

继续写夏常安。

他很快就要过生日了。

“浩轩,我生日那天我打算请同学们去吃饭。”

“那挺好的。”

“你会来吧?”

“嗯。”

我当然会去。

“哦,那就好,我还担心人太多了你不会来的。”

我怎么可能不去。

他马上就要十八岁了。

太快了。

-

今天是他的生日。

一大群人在包厢里吃得很开心,他居然拿来一箱啤酒招呼同学们喝,有点疯过头了。

但是他没让我喝,但我也没能阻止他不喝。

最后离开时已经是半夜,他好像喝了两瓶啤酒,脸红扑扑的,眼睛却亮得可怕。

“浩轩,我们走吧。”

我不可能让他这样子一个人走,街道上没什么人,只有路灯和晚风。

“浩轩,外面好冷啊。”

“那你干嘛把衣服脱了?”

我手上拿着他的外套,打算让他穿着,但是他却皱着眉。

“我不穿,热。”

我叹了口气,他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我连忙去扶他。

然后被他抱住了,抱得很紧,一股酒精味传到我鼻子里。

“这样就不冷了。”

他像个孩子一样不断重复着,我伸手揉了揉他被汗水沾湿的头发。

“我们走吧。”

“不走。”

他不肯松手。

“我就想这样抱着你。”

我只能任他抱着,动弹不得,最后还是让他松手了,两个人站在冷风里会感冒的。

他站在我面前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常安,我们去坐会儿吧。”

我拉着他坐到长椅上,他发着呆,不知道想着什么,我只能用我的沉默陪他。

他忽然打了个喷嚏,我连忙让他穿上衣服。

他抬头看我。

我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却被突然传过来的呼吸和嘴上柔软的触感吓了一跳,他的头退开了一点,嘴角上扬笑得开心。

我觉得我那时我的脸一定很红,我想说些什么,可什么都没说,我也渴望他能说些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

最后我把他送到了他家,我刚转身又听到他说话。

“浩轩,我没醉。”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靠着门,眼神清澈明净。

“今天晚上的事,请你一定要当真。”

我几乎是带着狂跳的心脏逃开的。

现在也是带着狂跳的心脏在记录。

那个拥抱,那个轻吻,那些话语,就算他不让我当真,我也会当真的。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整个人被巨大的狂喜淹没,淹死我都心甘情愿。

我喜欢他。

我觉得,这份喜欢,是双向的。

-

还剩十几天就高考了。

这一段时间跟他相处得很开心,我发现他看向我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炽热,那么我也可以想象我看向他的眼神。

我太幸运了。

能喜欢夏常安。

-

今天到了考场有过一瞬间的紧张,看到他的时候瞬间就安心了。

“常安。”

“嗯?”

他走向考场的脚步停了下来。

“加油。”

他冲我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

终于考完了,所有人都不再提成绩,在包厢里喝得烂醉如泥。

今天他没喝酒。

离开时我想问他为什么不跟同学们好好喝一场,毕竟以往他都是喜欢这种热闹的。

还没开口,我被他拉进了一个小巷子里,背靠在墙上,看着面前放大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他笑眼盈盈。

垂眸吻我。

没有任何一件事要比在夏常安身边更幸福。

-

父亲说我最近心情挺好的,我笑了笑说是。

这一段时间一直跟他用手机联系,没有见面。

但我还是很开心。

-

他今天没有回我消息。

-

快半个月了。

-

本子上的话越来越少了。

这几周一直在医院。

我想去找他。

-

他还是没有回我的消息,很奇怪,我有点慌。

-

终于把所有的事情忙完了,明天就去找他。

-

为什么我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出来?

为什么我喊哑了嗓子都没人回答我?

-

今天我他家门外遇见了他的妈妈,美丽优雅的女人。

她说他们全家都要去美国。

“你别来找常安了。”

-

我看到那栋房子有了新的主人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你明明说过不走的。

-

这几天活得不像我了,很痛苦。

心里像是扎进了碎玻璃,吐不出来。

-

我跟父亲说我想出国读书,他允许了。

-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从今以后没有日记本了。

我本来想把这些本子烧掉的。

算了,还是留在这里吧,用箱子装好,永远都不会有人再打开。

所有的快乐,所有的痛苦,都像这些日记本一样被封起来了。

只要我不去想,不去看。

他好像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没有关系。

我不会死。

再见。

 

(七)

最后十几页内容谌浩轩没能读完。

强烈的情绪猛地从他心口蔓延,满脸眼泪浑然不觉。

那最后撕心裂肺的话语已经不敢再去阅读。

他还是没能忘掉他。

他还是很想他。

他还是喜欢他。

所有感情没有淡去,随着一页一页地翻过只是越来越深。

谌浩轩站起身,缓缓走到了窗前。

外面开始下雨了,滴答,滴答。

他忽然猛地睁大模糊的眼转过了身,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所有情感慢慢汇聚在一起,成了眼里模糊又熟悉的人影。

 

(八)

“浩轩。”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7 )
热度 ( 74 )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