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兜圈(上)

勿上升xN

时隔两年再写段副主席x校霸orz

是个平淡的故事


(零)

“错过了太久,反而错得完美无缺。”

 

(一)

教室门被呯地一脚踹开的时候,王俊凯正算着考卷上最后一道题,手边的草稿纸早已被密密麻麻地写满算式。

在考试时被打断思路不是件愉快的事,他呼了口气,正准备另寻解题思路,突然发觉整个考场安静极了,写字的声音也寥寥。

王俊凯抬眼望向监考老师,发现站在讲台边的中年男老师一脸呆滞地盯着踹门的那位,他也转过脸,越过前桌探头去看刚才闯进来的人。

刘海稍稍过眉,被掩着的眉毛微皱,一双清澈的浅褐色眼睛,神情是有些疑惑的。

王俊凯记得这个人。

先不说对方生得确实好看让人印象深刻,其实光是那头发长得就过了他一贯认可的标准,身为学生会副主席的王俊凯又瞟了他几眼,发现他校服也没穿整齐。

监考老师刚要开口说话,门口站着的人早已被考场里无数个视线扫得不耐烦,低声说了声走错了便绷着脸大步走开。

王俊凯了然地轻笑一声,低头继续答题,监考老师走过去关门,“咳,我就说嘛,我刚才又没放人出去……”

考场里一阵窃笑,监考老师又严肃地咳嗽几声才安静下来,这会儿王俊凯的解题思路倒是清晰了,整张试卷完美答完,便悠闲地检查起来。

放学后久阴的天空突然放晴了,太阳却只愿意染红天边一角,露出一点点橙红色的光,小巷里有三三两两结伴而走的学生,笑着闹着谈着今天的考题。

王俊凯向来独往,校门口的检查工作完成后已经挺晚了,天空洒下一层淡蓝色的光辉,他走过拐角处,看见不远处那个有着琥珀色眼睛的男生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他散漫地坐着玩手机,帆布书包随意地丢在一旁,也不管周围路人的眼光。

王俊凯觉得这一幕很眼熟,好像第一次见这个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暗蓝的天空,晚风吹拂着额边的碎发,不过对方没有现在这般慵懒。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冷若冰霜,脸上还有几处血淋淋的伤口,拿着棉签在自己的手臂上擦药,一副打过群架后的样子。

其实那场群架王俊凯也看见了,当时就在这个巷子里,因为比较晚了巷子里人也少,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就听到一阵争执声。

跟他穿着一样的校服的少年起初笑眼盈盈,但眼神里没有什么温度,抬起下巴盯着周围几个吞云吐雾的人,起初王俊凯还觉得奇怪,这怎么看也不像一副被打劫的样子。

他正想努力想清楚状况时,看到被围住的人突然被人推搡了一把,刚想一步踏出去维持正义那边就已乱成一团了,王俊凯走了两三步又听得一阵惊呼。

少年手握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根棒球棍,把其中一人踩在了脚底下,表情冷峻,目光凌厉,声线低沉,王俊凯记不起他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周围几人沉默一阵便离开了。

那些应该是学校周围的混混,王俊凯这么想着,再抬眼就看见少年懒散地拖着球棍斜背着书包远去的背影,一瞬间有些走神。

等到他再走到拐角处就发现少年盘着腿坐在街边长椅上,也就是他现在坐的长椅,皱着眉头自己上药,王俊凯凭对方身上有些乱的校服还有背包棒球棍再确认了下,这就是刚才那人。

王俊凯越过马路走到长椅边,正忙着擦药的人没给他半点目光,他犹豫了下,轻轻开口。

“你没事吧?”

他看到对方抬起了头,又分明地听到啧的一声,男生把药瓶和棉签往书包里一扔,抓起背包和球棍就打算走,王俊凯急忙叫了他一声。

“喂,你刚才……”

听到这话对方的脚步顿了一下,再转过头来表情柔和了一些,但眼神仍然是不耐烦的。

“你看到了?”他顿了顿,收回目光,“不关你事。”

上一秒王俊凯还在感叹这人声音听着还挺舒服的,下一秒就被他的态度激得立马要跳起来。

怎么就不关我事了?同学你认得我吗?

我就是专管这种事的你校副主席啊!

王俊凯深呼吸几口便平息下来,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对方飞一般地走远了,背影陷在夕阳柔和的光线里,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真是不够愉快的。

回忆完毕的王俊凯回过神,看到对方的脸依然在夕阳的光线里,安安静静的,眸子折射出些许光来,这个样子简直与之前那个暴戾少年判若两人。

他又一次越过马路走到长椅边,还没打算说什么,对方却因突然投下来的一大片阴影抬起了头,看清来人后又啧了一声,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声线清冷且懒散。

“怎么又是你?”

 

(二)

连着几天感冒都没见好,易烊千玺一脚踹开教室门的时候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定睛一看发现考场里无数个陌生的面孔正抬眼瞟他,心里忽然就挺不舒服。

同考场的人都陌生就算了,本来就不太认识,头晕更看不太清,再看监考老师就有些懵了,他记得自己考场里的监考老师是个温柔亲切的女老师。

再扫视几眼突然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对方面无表情地眨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盯着自己看,易烊千玺想了想,之前在考场里好像没看见这个眼熟的人。

花了几秒回想了下到底在哪儿见过这位同学,当时自己好像不太客气,毕竟人家只是恰好撞见好心询问而已,不过留给易烊千玺最深的印象还是那张生得好看的脸。

作为脸盲但是重度颜控的易烊千玺最后瞟了眼那人,然后暗骂一声走出了教室,再抬头看看班级牌发现果然走错考场了。

放学后悠闲地坐在长椅上玩着手机,因为刚考完期中心情也挺愉悦,万万没想到在同样的地点又遇到了同样的人,易烊千玺心想这应该就是缘分,怎么说也得认识一下。

但他一开口又是不太客气的话,好在对方也没计较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易烊千玺看他一副懵懵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而且对方那脸看着也赏心悦目,便又开口道。

“怎么?累了?要坐会儿?”

易烊千玺难得好脾气地把一旁的背包抱在怀里,看到那人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旁边,于是接着又低头刷起手机来,觉得没什么话要说的。

“你上次……为什么?”

原来是这个。

思索几秒后易烊千玺歪着头看他,语气淡淡的,故意绕开了对方要谈及的话题。

“感冒,头晕,走错考场了。”

“不是……”对方笑着摆摆手,认真地盯着易烊千玺,“我叫王俊凯。”

看到易烊千玺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在听,王俊凯觉得有些奇怪,又开口道:“学生会副主席。”

“……所以呢?”

他不再玩手机,突然感到有些烦躁,觉得身旁这人怕是要多管闲事了,自己打架被他看见了,学校的副主席可不就是管这些事的吗?

“你为什么打架?”

王俊凯一脸正气地问他,被问的人不再做声,收拾东西准备走,刚起身却被人拽住手腕,易烊千玺虽然还是有点头晕但是仔细想了想,觉得对付这类人不能靠硬的。

“哎,你都看到了,明明是他们先动手的,我那是……正当防卫,对。”

说完自己都想给自己点个赞,看看这副主席怎么反驳自己。

副主席果然没话说,觉得对方说的居然有几分道理,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抓住他的手也随之放开了。

不再受束缚的易烊千玺立马走出几步远,深觉不能和王俊凯这类人多打交道,可身后的人突然叫了他一声。

“喂,你叫什么名字?”

换做平常他理都不会理,这会儿却突然魔怔一般停了一下,心想暴露身份也没什么,他坚信对方斗不过自己,于是转头眯起眼看向王俊凯报上了大名。

“易烊千玺。”

再见到这个名字是在期中考试的成绩榜上,王俊凯看到这四个字在前几位,特别显眼,心想这人一副叛逆的样子想不到成绩还挺好的。

再见到这个人是在期末考试文理分科以后,王俊凯原本和他不在一层楼不在一个班,却在进入新的教室后看到对方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座位上睡得踏实。

他是看到那个帆布书包认出来的,也同样根据对方脾气不太好,周围的空位压根没人敢坐断定的,可教室里也只有最后一排有空位了,王俊凯一咬牙走到易烊千玺旁边坐了下来。

睡着了的人明显是感觉到有动静,迷迷糊糊侧过脸眯起眼扫了一眼,看清来人后坐起身子,目光如炬地盯着王俊凯。

“……有点儿意思。”

“啊?”王俊凯冲他眨眨眼,良久轻笑一声,“以后就是同桌了。”

易烊千玺从对方的笑容里读出点意味深长来,觉得以后逃课都有了限制,他有些郁闷地重新趴下来,耳边立马响起副主席的声音。

“别睡了,等会儿老师就来了,准备上课。”

“……啧。”好烦,易烊千玺想。

后来的自习课易烊千玺坐不住,趴在桌子上半眯着眼睛偷偷往旁边瞟,王俊凯丝毫不理会他的目光,坐正身子写作业。

这倒是挺麻烦。

易烊千玺站起身的瞬间王俊凯便抬眼看他,“你干什么?”

他再走出一步就被拽住了手腕,耳边是正气满满的声音,“现在要自习了。”

哎嘿,难道他王俊凯还搞不定这易烊千玺了?

副主席一脸正经地拉住他,手上暗暗使力,看到易烊千玺一副不耐烦的烦躁表情就知道对方想逃课,连群架都敢打怎么可能课都不逃。

“……我上个厕所。”

周围已有几个同学暗暗投来目光,王俊凯再一用力便拉易烊千玺坐了下来,不理会对方凌厉的眼神组织好语言好心好意地劝说,“才上课几分钟呢,刚下课时你不是去了吗?”

哎嘿,难道他易烊千玺还搞不定这副主席了?

“副主席,我知道你善良,我真的很急啊。”

“……不行啊。”

两人互不相让僵持良久,易烊千玺气得差点一拍桌子直接冲出去,想他以前来去自由有谁能管他?有谁敢管他?

眼珠一转又想到新的对策,这可不能来硬的不然以后没法混。

“这样,最近同学们不是举行那个校草PK大赛嘛,我退出,够意思了吧?”

王俊凯没打算再听他说什么,反正对方都是反复挣扎,他微微挑眉看他,“所以呢?”

“我难道不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吗?”

易烊千玺耐着性子跟他解释,每次下课他俩身边可围了不少女生,因为自己一直冷着脸所以她们基本全是来找王俊凯问题目的,他知道这副主席长得好看脾气又好是真的很受欢迎。

“你现在让我出去,我一定pick你当冠军。”

“谢谢啊。”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微笑,“不需要。”

“你!”易烊千玺想骂人了。

“别说话了,同学们都自习呢。”

王俊凯再给他一个万分温暖的笑容,攻击力简直无限大。

最终还是被拦住的易烊千玺觉得这个副主席简直就是披着天使外衣的小恶魔。

要不是对方长得好看,他早就动手了。

 

(三)

文科尖子班最近成为了整个年级讨论的焦点,这个班里不仅有全校女生加上一半男生都拥护温柔善良副主席,还有桀骜不驯被大部分学生所认同的校霸。

更加振奋人心的是,两个看似水火不容的人居然成了同桌,经过同班同学长时间的观察发现两人之间不仅没有那么针锋相对反而有一种谜之和谐。

“还谜之和谐,无聊。”

刚睡醒的易烊千玺听到周围女生的窃窃私语,坐起身冷着脸朝声音源头甩了几个眼刀子,眼瞧着下节体育课心情才稍微好起来。

“易烊千玺。”

被叫的人下意识地转头,王俊凯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眼底藏着几分笑意。

“不准逃课。”

这话一听就让人火大。

易烊千玺切了一声斜着眼瞟了他一眼,撩撩头发随意地靠在椅子上,表示副主席的命令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压住脾气只逞口舌之快。

“你管我干什么?”

尾音微微上扬,附赠勾唇一笑,挑衅意味十足。

王俊凯看他整个人带椅子一直往后倒,只剩椅子后腿一个支撑点,忍不住叹口气悄悄伸脚往椅子前腿用力一踩,校霸一个没坐稳就猛地往前扑。

“我艹,王俊凯你他妈……”

“去上体育课了。”

王俊凯一脚踩掉易烊千玺嚣张的小气焰心情颇好,站起身来不再管身后骂骂咧咧的人,迈开步子径直出了教室。

被折腾的人只剩踹桌子了,转而又想要是赌气追出去肯定着了副主席的道,深呼吸几次站起身来看到教室里的人都往操场上去了,这才出去绕道去学校后门的监控死角。

踩上围墙的时候心里还是气得痒,易烊千玺想着一定要给王俊凯点颜色看看。

整个体育课王俊凯都没看到成天一副很拽的样子的易烊千玺,想到这点又觉得好笑,那人正常状态时就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像是身边围着一圈小弟的大佬。

但这人在学校偏要冷着脸装得又酷又拽,可能是特别喜欢校霸这个称号吧。

王俊凯觉得这点在理,等到汗涔涔地回教室发现易烊千玺还是没回来,坐在椅子上喝几口水发现自己课本下压着一个红色的信封,上面画着一颗大大的爱心。

“这什么鬼……”

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没有的。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拆开看,易烊千玺便打着哈欠走了进来,定睛一看发现王俊凯鬼鬼祟祟地拿着封信不知道在干什么,连忙走过去调笑。

“副主席,你这是准备给谁递情书?”

“……这不是我的。”

王俊凯仔细盯着红色的信纸,笑了一声给易烊千玺,后者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哎你给我干嘛?”

“你不是喜欢红色吗?送你了。”

王俊凯简直觉得自己是名侦探,也不知道这人哪里来的小孩儿心性,自己写信涂了个爱心塞给他,还以为他看不出来。

易烊千玺又心生一计,顺手把信封放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面无表情地敲了敲桌子,“王俊凯,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啊?”这次轮到王俊凯一头雾水,不知道对方又打什么主意。

“原来,你一直都暗恋我。”易烊千玺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

眼见着回到教室的同学越来越多,易烊千玺咬一咬牙闭了闭眼声音大了起来,“王俊凯同学,我们现在要以学习为重,你给我送的情书我回去会看……”

“哎,你差不多行了啊。”

王俊凯听到这里就急了,连忙用胳膊戳了戳易烊千玺,这怎么还诬陷他了?

“唉……”易烊千玺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死心吧。”

同学们多多少少听出点故事来,全都低声起着哄,王俊凯连忙招呼他们快去准备上下一堂课,等到周围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再过转头,看到易烊千玺狐狸一样眯起眼憋着笑。

“喂,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这是你的?”

王俊凯觉得好笑,拿过信封打开一看,里面连个信纸都没有,整个一空荡荡的红色信封,易烊千玺有些吃惊地转过脸,“谁说是我的?”

“你以为我没看见过你的爱心是怎么画的?”

王俊凯用手指着信封上的爱心,伸手拿过易烊千玺的草稿纸,随手翻了几页找到一个画得极其相似的爱心,“我看见过的,你别装了。”

“……开个玩笑。”易烊千玺略为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把信封拿了回来。

同学们也太不给力了,起哄声都这么小,都不能毁下副主席的清白,真的失望。

他一开始以为王俊凯会因为这件事计较什么,后来发现对方只是在同学们调笑时会出声辩解几句,也没采取什么报复性措施,比如每次体育课逃课王俊凯倒是没再拦着。

这倒是件好事,易烊千玺想,以后体育课都可以出去浪了。

王俊凯也觉得易烊千玺只是爱玩儿,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起初每逢体育课要和易烊千玺辩论好久,后来看他没怎么闹事也就没拦着他了。

可是这一天,易烊千玺一如既往地逃课了,但王俊凯又一次发现了压在书本下的一个信封。

“……这人无不无聊啊?”



TBC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2 )
热度 ( 93 )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