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长梦(下)

勿上升xN

上下两篇

长梦(上)


 

(二十二)

Karry过生日的时候全校女生都张罗着要给他办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结果等到他生日那天来参加所谓派对的也只有器乐社和舞社之中玩的比较好的朋友们,那些学校里带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女生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接近Karry。

易烊千玺当然来了,令他比较震惊的是Karry这次居然提前给了他一张很正式邀请函,后来他发觉只有他一个人拿到那张精致的邀请卡后整个人就被欣喜给淹没了,没有了被无视的失落,所有不快的情绪瞬间一扫而光。

后来Karry确实没让易烊千玺失望。

那个时候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几个学姐看着易烊千玺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无言就开始数落Karry,各种埋怨劝说的话也清晰地落入了易烊千玺的耳中,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Karry的反应。

结果那人就是垂下眸轻轻地笑着,对于女生们劝说的话语毫不回应,而以往爱凑热闹的许茗此刻却默不作声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

“Karry,千玺那么喜欢你,你喜不喜欢他你给个准信啊。”

“就是啊Karry,你别吊着人家胃口,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啊,干嘛不说话?”

Karry听着她们的议论又抿下一口酒,最后等到所有女生说得没力气了才抬眸看向另一个当事人,眼里没有丝毫醉意。

易烊千玺当然注意到了那束目光,等到他也鼓起勇气抬头看他的时候对方却突然站起身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酒,桃花眼锁住了易烊千玺的眸子。

“喝酒。”杯子递了过去,薄唇轻启,眼神依然波澜不惊,没有情绪。

“不。”易烊千玺下意识地拒绝,上次喝的那一小杯酒都让自己有点晕晕乎乎的。

“那我喂你。”

Karry抿下一口酒俯身吻住了他的唇。

啤酒灌入口中依然是一片辛辣,不同上次的是忽然有个柔软湿润的物体钻进了嘴里,细细地舔舐着他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

在周围人突然爆发的起哄声里易烊千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然而眼前的人依旧闭着眼吻得忘情,眼角余光没注意到的是远处许茗变得面无表情的脸。

最后Karry揽着满脸绯红的易烊千玺看着周围的朋友笑得及其灿烂。

“我就说嘛这两人怎么看都是一对!”

“呜呜呜Karry男神不管怎样我还是爱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早生贵子!”

“千玺怎么脸这么红呀害羞了吗?”

易烊千玺闻言摇了摇头,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Karry又转头轻轻吻上了他的梨涡。

究竟是因为什么脸红呢。

酒精在作祟吧。

(二十三)

易烊千玺跟Karry在一起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校,羡慕有之,嫉妒有之,鄙夷有之,但学生们都默契地没有闹出很大的事情来,Karry大魔王的称号可不是叫叫而已,所有人对易烊千玺的态度也好了几分,毕竟做事也要看看人家背后是谁。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像梦,太美好了。

可当Karry俯在易烊千玺肩头带着点撒娇意味咬着他微红的耳垂吵着饿了要吃东西的时候易烊千玺也就觉得那些困惑和不安都无所谓了。

这不是很好吗?

跟自己喜欢的人做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牵着手在校园里漫步,黑暗的楼道里对方细细地吻过自己的眼睑,每次望过去时那像是灌了胶水般黏稠的目光,是真也罢,是梦也罢,自己已经很满足了。

易烊千玺拿开Karry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起身进了厨房帮他煮面,Karry静静地盯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墨黑的瞳孔像黑洞一般,跌进去就出不来。

在一起很久之后,有天他开始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该怎么面对某人疯了一般的质问,以后也要一直这样下去吗,这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他。

有些凌乱的思绪被手机的振动拉回,Karry垂眸轻点屏幕接通。

“千玺在你那儿吗?”一个压抑着怒气的声音。

“嗯,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认真的?为什么偏偏是他?”

“没有为什么。”顿了几秒又添上一句,“你不是最清楚吗?”

“……你这是在害他,Karry,我不想让你毁了一个人。你跟他在一起时想的是谁?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太自私了吗?”

“许茗你最好弄清楚,我的行为没有任何自私可言,易烊千玺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是非常享受,而我想的到底是谁——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Karry的语调微微上扬,满是嘲弄,夹杂着些许不耐烦,“如果你又要给我上一课我就把电话挂了。”

“趁早放手吧,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对他很残忍吗?他发现真相之后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会给他带来成吨的伤害,那彻底击垮一个人,你……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Karry没有说话,通过电流传到许茗耳朵里的是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但他看到易烊千玺端着碗面走出厨房之后又重新开口,语气很平静,“还有什么事吗?”

“等会叫千玺过来排舞。”

“知道了。”

易烊千玺把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桌子上疑惑地看向Karry,“谁啊?”

“许茗,叫你过去练舞呢。”Karry笑着揽住他的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去吧,别太累了。”

无论被亲多少次易烊千玺还是会脸红,他点了点头指着那碗面,“去吃面吧,那我先走啦。”

门被关上之后Karry才回过神来,把视线转到桌子上的那碗面准备开吃,一口下去,差点被烫出眼泪,他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面突然就没了胃口,好像之前吃他做的面都没有这么烫,而这次的面是怎么回事,他想不明白。

(二十四)

Karry永远也想不明白。

因为过去吃面时易烊千玺会不断地提醒他慢点吃因为面真的很烫,易烊千玺会帮他吹凉了一口一口地慢慢喂他,易烊千玺会担心他被烫到于是永远准备着一杯水放在他手边。

(二十五)

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习惯了易烊千玺对他好,习惯了易烊千玺的无限包容,习惯了易烊千玺的喜欢。

可是许茗好像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是在伤他,这是在害他,这是在毁他。

Karry突然想,要是易烊千玺在某一天不经意地发现了自己所掩饰着的一切,一个连自己回家晚了都担心得要死眼眶微微泛红的人到底会怎么样,会伤害到他吗,会把他击垮吗,自己将要亲手造成那一切?

无情,残忍,毫不在乎。

我,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张脸在自己心里还存在着记忆,有着那种悸动的心情,而自以为是地接受了他的喜欢,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不受其他非议的伤害,殊不知会给他带来巨大伤害的竟是自己,时间越久,感情越深,伤害越大。

自己好像做错了,可还能挽回局面吗?

Karry忽然起身把那碗早已冷掉了的面倒掉,走到窗前遥望天边一点一点被地平线吞噬的绚烂晚霞,眼神也随着泛着青色的天空一点一点地冷了下去。

是时候该收手了。

本就不该招惹的。

(二十六)

易烊千玺练完舞后看到Karry等在门外,不顾满身是汗扑过去就给那人一个熊抱,对方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啦,先去换衣服,等会儿带你去个地方,乖。”

易烊千玺笑着点点头,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去更衣室换衣服,Karry望过去的视线被突然出现的许茗截断了,对方面色沉重,“你,打算继续下去?”

“不,我打算让人绝望了。”

Karry勾了勾嘴角,说出了让这个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俩关系的人稍稍有些放松的话语,许茗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旁边扑过来的易烊千玺打断了,“走吧。”

许茗看着两人腻乎着离去的背影心情有点复杂,终于要结束了,虽然带给易烊千玺是短暂的伤害,但是没有长痛,这对所有人都好。

Karry拉着易烊千玺来到了一条河边,明月早已挂上树梢,微风拂过柔嫩的草丛亲吻着那中间细碎斑斓的花朵,两人坐在草地上凝望周围夺目的风景。

“风景真好,以后经常带我来吧。”

易烊千玺心情似乎很好,刘海被风吹乱也丝毫不管,Karry只是笑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身上,转头看向不远处那座隐在夜色中的桥,桥身微微地泛着青光。

“千玺。”

“嗯?”

“你看,那里有一座桥。”

“看到了,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

“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好。”

气氛莫名地有点沉重,易烊千玺转头望向Karry,对方却目光幽幽地朝那座桥看,心脏突然跳得很快,一种不安分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

“曾经有一个人的爱人和他另外一个朋友开车经过那座桥时,车子应该是出了故障,突然从桥上冲了下去,那人发现后急忙跳下去救人,游到车旁时却只救到了自己的朋友,而他的爱人因此丧命。但过了几年,那个人突然遇到了一个跟自己爱人长得很像的人,真的很像,以至于他着了魔似的接近了他。”

Karry突然伸手抚摸易烊千玺的脸,目光却像穿过了他的身体凝望着另一个地方,易烊千玺一动不动浑身冰凉,莫名的恐慌猛地向他袭来。

“你跟他真的长得很像啊,眉心痣,琥珀色的眸子,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我都差点以为是他,可是你不是啊,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你和他名字都那么像,千玺,千智赫,可是我不能把他当成你来爱,许茗说得对,我不能太自私了。”

“千玺,我说过你最好不要喜欢我,你会让我不断地想起他,为什么你还要不断靠近?”

“但我应该要放下了,对不起,我不能继续欺骗你。”

“你不要再喜欢我了,我说真的,千玺,我们不要在一起了。”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易烊千玺像是听着一个与两人毫无相关的故事,而他也只能这样骗自己,想问什么却发现自己似乎根本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起身离去,带着决绝的背影。

现在感到的是什么情绪?生气吗?难过吗?绝望吗?

可是心都好像已经麻木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硬生生地敲击在自己心上,那种感觉太痛了,令人崩溃的痛感过后就变得毫无知觉,原来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对方根本从没在乎过自己。

但是那涌动着的不甘又是什么?

易烊千玺的呼吸有些紊乱,抬眸望向平静的河水,眼泪夺眶而出,痛得连抽泣都很困难,裹着那人的外套侧躺在草地上,起风了,很冷,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泪却是开了闸一般止不住的往外涌。

像个将死之人。

(二十七)

又做梦了,又是那个梦。

冰冷的河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掩住耳鼻几乎让人窒息,好不容易看清那人所在的位置,对方却费力指了指旁边快要无知觉的人,明白意思后把那人救了上去之后又一猛子扎进了河里,不断拍打着车窗玻璃,对方却连求生的本能都已经丧失,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车门忽然打开了,明明马上就能触碰到他的手,就差一点点。

Karry猛地坐起了身,眼前不断浮现那人苍白却祥和的脸,那张酷似易烊千玺的脸,回想之前把所有事情都说了留下他一个人坐在河边,突然想到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哭鼻子,但他猛地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自己该担心的了。

既然已经全部说清楚了,就没必要再过多关注。

又睡不着了,Karry坐起身,莫名地开始回想与他相处时发生的一切。

起初听到许茗说来了个跟千智赫长得很像的新生,自己便独自跑过去非要一探究竟,结果走到校道上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差点忍不住就要喊出千智赫三个字,结果还是保持冷静唤了一声对方学弟。

对面的人转过头来之后Karry仔细端详了几秒,发觉到两人在相貌上还是有一定差别之后微微松了口气,不理会对方疑惑的表情和有些复杂的眼神径直走开,本以为自己不会放在心上,天下之大何其不有,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

可是当他要过去找许茗时又看到那个人笑容浅浅地站在那儿,阳光下美好得如梦一般,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压不住那种莫名其妙地想要接近的心思,同时也得知了对方的名字。

易烊千玺,一个念一遍嘴角都会上扬的名字。

然而许茗察觉到了自己有些异样的情绪,早已开始警告自己不要把易烊千玺当成千智赫来关注,Karry也觉得自己不可能会错爱上一个人,对于她的话语也就笑笑半听不听。

但他想得太简单了,从迎新晚会上看到易烊千玺那致命诱惑的舞蹈,再到聚会上对方看着自己喝酒时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神,最后自己着魔一般笑着向对方敬酒,盯着易烊千玺的眸子Karry就觉得自己多半要遇到麻烦了,他可能要对最不该动情的人动情。

他也采取了什么行动誓要与对方拉开差距,可当他把易烊千玺拉出去狠狠地吻上对方嫣红的唇瓣时竟有那么一瞬间眷念对方的美好,甚至在说出那般决绝的话语之后看到他瞬间僵硬的身体后从心里某个地方传来一阵轻微的抽痛,起初是想不明白的。

后来开始有了传言,Karry多多少少听过一些,他向来是不在乎的,但看到易烊千玺因为这些话语突然变得沉默之后,某天自己也会被那些难听的话语给触怒,跑到那两个女生面前露出了令人心寒的笑容。

Karry自以为很冷静不会被人拉进泥潭,但看着易烊千玺有些湿润的瞳孔就像是喝多了一般,在生日那天他走到易烊千玺面前要他喝酒,对方意料之中的拒绝之后自己就真的做起了那些从开始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直到许茗一次又一次地给他带来警告,Karry才猛然发现早已明白不了自己的想法和心意,究竟是想要什么,究竟是爱谁,他想了很久很久,最后压抑着内心所有的情感和痛楚笑着跟他讲完了那个故事,说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那句话后他没有让易烊千玺注意到自己泛红的眼角。

可是离开时转身的刹那眼里突然灌满了泪水,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

很痛。

Karry知道千智赫和易烊千玺根本不同,他也知道自己曾经爱过千智赫,而事实上Karry同样清楚自己是爱易烊千玺的,不是因为易烊千玺有着跟千智赫相似的面孔,而是在见面的那个时候对方就已经踏入了自己的世界,深深地扎根在了心里。

可那层层如虚如幻的面纱被掀开得有点迟,等到Karry领悟到这一点时已经彻底回不去了,他已经跟易烊千玺说过了那些令人绝望的话,再怎么样都无法弥补了。

只能这样了,各自回到各自的世界,不要再互相打扰。

明明所有人都该解脱了,但心里空缺着的那块又是什么?

填满它的将是记忆里寒冷刺骨的河水,还是离别时那人眼眶里泛起的热泪。

都没有关系了吧。

(二十八)

之前跟他在一起没有任何目的,唯一能确定的只是他不会受到任何八卦流言的伤害了。

而现在。

远离是最好的选择。

我为你打造的梦,由我亲自来摧毁。

结束了。

(二十九)

后来易烊千玺清醒过后凌晨两点多钟跑到了许茗所在的出租屋,那疯了似的敲门声本来让许茗雷霆大怒,可看清来人以及发现对方通红的眼之后她却沉默了。

“进来吧。”

“千智赫是谁?”

“……他都跟你说了?”

“千智赫是谁?”

“千玺,你冷静一点。”

“千智赫是谁?”

“……Karry爱过的一个人。”

许茗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易烊千玺静静开口,站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想等他情绪稳定下来再好好跟他解释清楚。

其实事情很简单,简单到许茗甚至不愿去回忆,当时她就站在河边打着急救电话眼睁睁地看着三个好友消失在了河面。

Karry曾经很爱千智赫,所以在车子沉入水里之后他会很容易地看懂了千智赫的手语去救了另一个朋友,而等他返回水里去找千智赫时却没有办法把他救上来了。

千智赫死了。

他最爱的人永远离开了他,那将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Karry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一直浑浑噩噩地生活着,直到易烊千玺出现,许茗这才看到他重新对一个事物如此关注,她一次又一次地看到Karry不断向王源打听着易烊千玺的消息,许茗对他的振作感到很开心,后来她又陷入了另一种担心之中。

易烊千玺跟千智赫长得太像了。

许茗根本不清楚Karry到底是真正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了还是因为那张令他根本忘不掉的脸而接近易烊千玺,可她能意识到的就是不能让Karry继续下去了,他这样可能会伤害到一个把万分纯情丝毫不知真相的人,于是就有了那些警告,她坚信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即使会对易烊千玺产生一时的伤害。

“对不起。”许茗别过脸,憋住眼里的泪水轻轻开口。

易烊千玺猛地想起第一次与他们两个见面时的场景。

“你好,请问,男生宿舍楼在哪儿?”

“你……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终于明白了当时她眼里的丝丝惶恐。

“呃,学姐,我叫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以及听到自己名字后掩饰不住的震惊。

“对,我是大一新生,请问男生宿舍楼在哪儿?”

“……我带你去吧。”轻叹一声之后她一直盯着他的脸。

实在是太巧了吧,然后呢?

“小学弟。”转头一下子就看见了对方眼里的讶异。

“学长,你在叫我吗?”

“我认错了。”因为自己和他真的长得很像。

一切事情似乎都有了可以解释的理由。

比如Karry来了练舞室却在许茗阻止之后再未现身,比如自己跟Karry很亲近时许茗眼里的不安和担忧,比如Karry在不久之前说的那一番令人崩溃绝望的话语。

这一切原来都只是因为自己跟那人长得很像,而他把那些对Karry的喜欢全盘丢给对方时,全然不知对方那些温柔的眼神到底是在看着自己,还是在遥望着那远方的故人。

可是,就算如此残忍,他也想继续爱下去,因为那是Karry。

“千玺,你不要再跟Karry来往了,我担心他的那些情愫会伤害到你。”

“对不起,学姐,但我不想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可他带给你的那些伤痛是你本不该承受的,你只是爱错了人而已,放手对你们两个都好。”

“爱错了就爱错了吧,我想知道如果我一直爱下去,能不能得到他的爱。”

“……可要是他永远都不醒悟呢,你给他的爱都会化作他加在你身上的痛,你真的要继续吗?”

“那又如何,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就算他把我当成他来爱,我也毫无怨言。”

许茗怔怔地看着易烊千玺,突然就忍不住哭了,在爱情这场游戏里,愿意给予的那一方得到的伤痛更多,但同时也说明他对另一方的爱更加浓厚热烈。

她泪眼模糊地抬头看他,在易烊千玺发红的眼眶以及坚定的眼神里重重地叹了口气,作为旁观者有着对整个事件一种深深的无力,那一个决定放弃了,这一个却不愿离去。

真是执着得让人心疼。

真是倔强得让人心碎。

许茗把易烊千玺送回了宿舍,看到王源一脸震惊只是苦笑着让他好好照顾下这个小学弟,王源沉默着点了点头,转头却看到易烊千玺直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没有想要解释什么的意思。

其实毫无睡意,易烊千玺静静地躺着,睁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想要等到天亮。

可世界里那个带着光芒的人已经离开了。

那么,何谓天明。

(三十)

那又如何。

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

就算他把我当成他来爱。

我也毫无怨言。

(三十一)

许茗把易烊千玺送回宿舍以后直奔Karry的出租屋,对方面无表情的脸在开门之后似乎微微松了口气,“是你啊,干什么?”

“你跟易烊千玺坦白了?”

“对啊,你应该开心才对,而且把话全部都说出来了,我也很开心,皆大欢喜。”那人垂眸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语气平平淡淡的没什么感情。

“我是这么希望来着。”许茗沉默了几秒走进屋子,“他刚才找过我了,我把所有事情跟他说了。”

“哦,然后呢?”

“Karry,他的神情告诉我他真的很认真,他很爱你。”

“哦,这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我想问你的是,你真的没有对他动用感情?”

“没有,我说了,把那些话说出来我很开心,他的所有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他会一直爱你,你会置之不理吗?”

“那是他的事。”

“……那,你还想着千智赫吗?”

“不,我现在谁都没有想,我爱不起。”

“你是爱他的吧,Karry。”

“你说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不知道。”

许茗盯了他一会,对方那风轻云淡的神情和以往一样,她也不再过多纠缠起身走出了屋子,心疼易烊千玺又如何,不断询问Karry又如何,一个依旧坚持,一个不再理会,结局究竟怎样还是要看他俩怎样面对对方,旁人只能远远看着。

Karry盯着那扇关着的门出神,眼睛里突然亮亮的,说谎真是难受啊。

“你是爱他的吧,Karry。”

“你说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嗯,我知道。

再爱又怎么样,没办法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明天又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不是吗?

两人在一起后又分了手的流言又在迅速蔓延,在别人看来Karry是更加不在乎,于是指向易烊千玺的那些恶毒话语没有减弱的趋势只有变本加厉。

易烊千玺原以为能找到机会再和Karry好好谈谈,可是任易烊千玺怎么找他,那人都是站得远远的,不愿再靠近一步,似乎老天都不让他们再次相遇,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易烊千玺想尽一切办法打听着Karry的消息却依旧改变不了状况。

对方根本不愿再看到自己了,可是自己还心甘情愿地在爱。

易烊千玺坐在窗前回忆着Karry灿烂美好的笑容,直到王源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去食堂吃饭,他这才回过神笑着点点头。

易烊千玺在和Karry分开的第三天就学会了喝酒。

一切如初,像过路人一般毫不理会,只是那份执着的喜欢被压在了心底,偶尔在跟人喝得烂醉时才会狠狠地吐出来,再就会变成带着荆棘的恶毒传言。

后来他几乎放弃了学业整天泡在酒吧里,经常和一群酒鬼喝得天昏地暗,偶尔清醒时来了兴致会在酒吧里表演一段妖孽的舞蹈,引来无数让人生厌的异常灼热的目光,但易烊千玺都不在乎那些了。

那种恶心的,贪婪的,根本无法移开的视线,布满了他全身。

那就这样吧,自己以后的生活就是这样了,他妥协了,不再反抗。

偶尔回忆起那个人。

泪如雨下。

(三十二)

没有了易烊千玺的生活,他原本以为会很不习惯的,结果过了几天就一切如常。

Karry想着躲避那人也就真的很少看到他了,并且能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那倒也好,只是偶尔听到许茗会念叨着那人对自己还是念念不忘,Karry连个表情都不想给她。

分开了就该这样,不用眼睛去看,不用耳朵去听,即使在乎也要装作不在乎。

虽然偶尔做了噩梦再也没有人从背后拥住他轻轻地安慰着我在这呢。

虽然饿了想要吃点东西却发现自己面对着那对瓜果蔬菜却不知所措。

虽然这样,但是自己以前不就是这样过的吗,一个人生活死不了。

可是跟朋友来到酒吧看到舞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心却猛然被揪得紧紧的,看到他多少次醉倒在吧台旁却忍住了冲过去扶他一把的冲动,甚至在有男人对他动手动脚时也选择了沉默不语转身大步离去。

他做到了不去招惹他,可是心口的痛却越来越强烈。

然而一切都是自己选的,那么承受这些痛苦时就不该有什么懊悔,易烊千玺再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要是此时再因为他而纠结不定那就多少显得有些可笑了。

错爱一场,错梦一场。

醒来后必须要很清楚那些都不复存在了。

梦醒了,终究会散。

自己抓不住的,随它去吧。

(三十三)

这天易烊千玺依旧喝得酩酊大醉,出了酒吧发现已经是深夜了,他站在路旁吹着风醒了醒神,转身慢悠悠地朝学校走去。

脑袋晕晕乎乎的,拐到一个路口踏上了斑马线。

头顶红灯突然亮起。

等意识到太阳穴传来的一阵刺痛不是宿醉引起而是因为那划过耳膜的尖锐的喇叭声,易烊千玺才缓缓转过了头,灯光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勉强看得到朝自己奔驰而来的汽车,毫不减速。

(三十四)

最后一刻想的是什么?

竟然还是你那张该死的,好看的,忘不掉的脸。

可是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都将化为空气里漂浮的尘埃。

(三十五)

Karry睁开眼,抬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周二,凌晨四点。

距离那个晚上已经过去十天了。

他起身进了卫生间洗漱,换好衣服后独自出了门,来到学校器乐室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他忍不住轻笑,这么早除了那个每次说着要抓紧时间练舞的人谁还会来啊?

哦,还有自己,每次都陪着他。

似乎还是有些困意,Karry走出器乐室上了天台,以前也经常来这里吹风,细碎的刘海被吹乱总有人帮忙理好,他抬眸望向那一片熟悉的景色,天依旧未亮,建筑物被勾勒出暗灰色的轮廓。

脑海里突然蹦出一段原本应该深藏在记忆里的对话。

“Karry你看。”

“看什么?”

“那个方向,是我老家。”

“所以呢?”

“要是你想我了,就来这里看看。”

“千玺我要是想你了就会直接看你呀。”

“嗯……要是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呢?”

“傻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三十六)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三十七)

失重的感觉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苦。

耳边是呼啸的风,调皮地钻进了衣领里,痒痒的,就像每次我偷吻你时你都会红着脸不服气地挠我痒的那种感觉。

真是怀念啊。

真是好怀念那个梦。

我想闭上双眼沉沉地睡去,重新制造一个只有你和我的世界,没有任何人来打扰,那将温柔美好得像一汪静潭,永远都不会破碎。

静静地和你。

长梦一场。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