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长梦(上)

勿上升xN

上下两篇


(一)

阳光下的空气都凝结成块,蝉鸣悠扬冗长,穿过了耳膜刺啦刺啦地划出一条条线,夹杂着汗水的呼吸交织着席卷着热浪的风声。

易烊千玺眯起眼撩起刘海,拖着行李箱缓慢地走在校道上,之前问路时那个学长就直接朝这边一指,鬼知道男生宿舍楼到底是哪一栋。

他抬手看了看表,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睁大眼努力搜索着学生的身影,终于在一个教学楼拐角处看到了一个扎马尾穿条纹衫的女生。

易烊千玺拖着箱子快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你好,请问,男生宿舍楼在哪儿?”


(二)

“你也住在这个寝室吗?我叫王源。”

易烊千玺推开寝室门就看到一个男生笑容盈盈地看着自己。

他眼睛里像揉了把星子进去,笑的时候眯成了月牙的形状,清亮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像是夏日里一杯加了冰的薄荷茶。

“对,你好,我叫易烊千玺。”他也笑着伸出手,对方回握住。

“把行李先放下吧,”王源指了指那个空着的床铺,“这寝室就咱俩住。”

“哦,好。”易烊千玺点点头。

不错的环境,不错的宿舍,不错的室友。

小心翼翼地踏入了一条起伏着波浪的河,拍打在地平线上的沉默的力量其实也没那么恐怖,河水不是想象中的寒冷刺骨。

他开始对自己的大学生活有了些许期待。

让易烊千玺没想到的是王源那么瘦的一个人每天都要吃超多食物,在对方又一次可怜兮兮地望着他问有没有什么食物时易烊千玺心里一软就答应了他去超市帮他买。

他换了件衣服出了宿舍楼,天气开始转凉,早已不如初来学校时的闷热,易烊千玺慢慢踱着步子朝超市走去。

“小学弟。”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不紧不慢地传入易烊千玺的耳里,痒痒的。

他愣了一下转身看向那声音的来源。

不远处站着的人连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都穿的那么好看,眨着双湿润的桃花眸轻轻勾起了嘴角,对方迈开长腿大步朝自己走来,站到面前时却早已收敛了笑容,换上一种生人勿扰的气场却越发让人想接近触碰。

“学长,你在叫我吗?”

声音有点沙哑,带着点紧张微微发颤。

易烊千玺发现眼前视线被隔断才抬眸看向他,眼神紧紧锁住那人好看的脸。

“我认错了。”

对方却是盯了他几秒,风轻云淡地回了这么一句,不再分给他一点点目光兀自向前走去,错开易烊千玺轻轻带起一阵风,夹杂着那人浅浅的呼吸拂过发梢。

吹乱了他细碎的刘海。

搅乱了他的心智。


(三)

暖阳在云层里微微探出了头,阳光不再让人感到刺痛,懒懒地打在人的身上异常温柔。

他盯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怔怔地出神,眼前似乎还在不断晃动着对方颀长的身材和笔直的长腿,以及那双让人根本移不开眼的眼睛,那视线落入心里泛起点点涟漪。

易烊千玺长吁了一口气,心跳得厉害,掌心微微渗出了汗。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

既然是学长,那以后在学校里是不是还有机会能再次遇到?

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梨涡下陷。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提醒了易烊千玺此次出行的目的,他看到了王源的短信。

“千千你咋还没回来我要饿死了QAQQQ!”

“等会就回来了,别急哈。”

易烊千玺回完短信大步朝超市走去。

“王源儿你知不知道这个学校比较有名的人物?”易烊千玺把一堆零食递给他。

“啥?关心这个干什么?”王源拆开一袋薯片转头问他。

“就随便问一下,比如校花校草什么的……”易烊千玺淡淡地回了一句伸手去拿薯片。

他长得那么好看,一定在学校很受欢迎吧。

“这个啊,还真巧了,我刚好知道一个。”

“谁?”易烊千玺立马竖起耳朵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王源一脸严肃地看着易烊千玺伸手把一袋薯片抢了回来。

迷之沉默。

“……快吃吧别说话了。”


(四)

“哎学弟来我们这看看呗!”

“参加我们社团吧福利多多呦!”

“真不考虑一下吗?”

王源直奔学校器乐社的报名区,易烊千玺这才知道人家不仅有嗓子会唱歌而且钢琴弹得超棒。他打着哈欠踱步来到舞社的报名处,那里几乎没什么人,易烊千玺走近才发现那个坐在桌子旁低着头看书的学姐有点眼熟。

“学姐?”他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啊,是你,易烊千玺。”女生抬头看清来人后猛地站起了身。

“叫我千玺就行了,那天多谢学姐指路。”

“没事,我叫许茗……”

“哈,你们舞社终于有人来报名了啊。”

许茗的话被一个慵懒的声音打断,易烊千玺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精致的脸。

又见面了,真好。

对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转头看向许茗耸耸肩:“我以为你们今年又没新人呢。”

“……Karry你这是什么话啊。”许茗撇撇嘴,略带歉意地看着易烊千玺,“千玺,这位是Karry,器乐社的学长。”

Karry。

心里默默地把他的名字念了几遍。

易烊千玺转头扬起一个笑容,“学长好,我是易烊千玺。”

“你好。”Karry勾了勾嘴角收回黏在他身上的视线,不理会易烊千玺有些灼热的目光转头看向许茗,“要好好把关呀。”

“是,我知道,你管好你自己的新生就行了。”

“我那边的新生可没你这边的看起来乖。”

Karry不经意地扫了易烊千玺一眼,冲许茗扬起一个完美的笑容,转身准备离去。

“今年咱们两社也有评比,加油,下次见。”

不知道这句话是冲谁说的。

许茗冲他摆摆手转头看向易烊千玺,发现小学弟在盯着Karry的背影发呆。

“怎么啦?犯花痴吗?”

“啊……没事,学姐,我想加入舞社。”

“嗯,那你跳段舞我看看?”

只是一段舞而已,易烊千玺完成得干净利落,许茗盯着他发了半天的呆。直到音乐随着他的动作戛然而止她才回过神,给了易烊千玺赞许的目光和毫不吝啬的掌声。

“千玺,欢迎你加入舞社。”

“谢谢学姐。”


(五)

易烊千玺后来才知道评比是怎么回事,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上各个社团都要派出人员进行表演,最后按照学生的意愿进行投票评比,而Karry所在的器乐社和许茗带领的舞社则是千年老对头,两个社团常常在各个比赛上争锋相对。

“学姐,咱们社团跟他们社团关系不好吗?”

“不是啊,关系很好啊。”

“啊?”

“Karry那家伙是我高中同学,两社社员彼此都很熟悉关系很好,但节目经常拼得不分高下,这次一定要把第一一举拿下。”

许茗一副要干大事的样子,拍拍易烊千玺的肩膀表示他要尽心尽力为舞社做出贡献。

“学姐,其实我跳舞也不是特别好的……”让一个刚进舞社的人参加节目吗?他怕自己搞砸。

“我看过你跳舞了千玺,真的挺不错的,要加油,为咱舞社争口气。”

易烊千玺在舞社几个学姐的星星眼下选择了妥协,好好跳舞就行了,不用想太多。

可是又想到要正面跟Karry的器乐社交锋他心里就有点慌了。

“这次准备放大招吗?多了个小学弟?”

Karry依旧是笑眼弯弯地跑到练习室看舞社排练节目,眼神差点抓到一个人的身影时被许茗一把拦在了外面。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出去出去。”

许茗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把Karry推出门外,被赶的人倒也不恼,透过门缝看到了易烊千玺朝这个方向转过来的脸,冲他勾起嘴唇笑得邪魅。

门内,易烊千玺盯着他上扬的嘴角愣愣地出神,耳垂悄无声息地染上一层绯红,心跳声在耳边不断放大,再放大。

门外,Karry眼神里没有再多戏谑和调笑的意味,剩下一片波澜不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许茗,语调没有任何起伏。

“你真的让他加入舞社了?”

“不行吗?人家跳舞那是真心好,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吗?”许茗显然有点恼怒,似乎不怎么欢迎他的突然拜访。

“是吗?”上扬的语气在表达着什么呢。

“你清醒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语气里透露出了一点警告的意味。

Karry闻言突然绽开一个笑,似乎在笑许茗的自以为是。

“我什么都没想。”

他转身迈开步子打算离去,走了几步又开口加强了自己的语气。

“真的。”


(六)

迎新晚会如期而至。

排练节目期间所谓关系好的器乐社社员基本上来慰问了个遍,看到舞社来了新成员都嚷着要看小学弟跳舞,几个学姐看到了易烊千玺之后实力被圈粉整天围着练舞室啊啊啊啊。

直到易烊千玺看到王源一脸哀怨地跑过来叫她们。

“社长让我叫你们过去排练,他说三分钟之内不到后果自负。”

结果几个学姐满脸惊恐地逃离了练舞室,易烊千玺这才想起来王源也参加了器乐社。

“王源儿你们节目弄得怎么样了?”

“也就那样吧,我跟你说,咱社长他特别较真特别严,几个跟我一样新来的都受不了直接退出了,还好哥凭着坚强的意志活下来了。”

“Karry学长吗?我觉得,他看起来挺温柔的啊。”易烊千玺轻轻开口打断他的抱怨。

“哦天哪千千你太天真了,Karry大魔王绝对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哦。”易烊千玺还是不信。

让他比较失望的是练习的时候除了那一次看到过Karry就再也没跟他碰过面了,但脑子偶尔回忆起那人邪魅的笑却会莫名地红了脸。

好像每次看到Karry的时候自己情绪都不怎么稳定,即使表面上装得风轻云淡,但脑子里已经像是烟花般噼里啪啦炸开了,却还是不愿把自己的无措和紧张体现在那人面前。

死要面子。


(七)

再次看到Karry时是在迎新晚会的舞台上。

人一出场所有女孩子不约而同地发出尖叫,那人却抬手放在唇旁示意大家安静,动作有魔力似的蛊惑着人心,偌大的礼堂像是猛然沉睡了一般。

对方抱着吉他轻轻弹唱,偶尔抬眸一笑,依旧是精致的眉眼,依旧是低沉的嗓音,如诗如画,歌声如同一杯香醇的美酒让人沉醉其中。

易烊千玺还没上场,他也站在台下静静地看着那人表演,Karry如同王者一般俯视众生,一曲完毕后突然幽幽地看了过来,看向易烊千玺所在的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当他意识到舞台上的人转过脸看过来时,黑暗之中像是有人按上了心跳的音量键,不断向上调动。

噗通,噗通,噗通。

一如既往,无限放大。


(八)

Karry唱完那首歌以后扫视一眼台下,最后把视线聚集在了角落里那个乖巧的学弟身上,昏暗的灯光下也发觉得到学弟绯红的脸颊和黏腻的眼神。

他故意看过去的。

他就是故意看过去的。

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把人扯进深渊。


(九)

收回视线对着台下的学生鞠了一躬,Karry扬起嘴角笑着走下了舞台,对于耳边刺耳的尖叫已习以为常,他找到自己社团所在的区域选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接下来就等着舞社的表演了。

比较期待的又是谁的表演呢。

“千玺千玺,快点过来,准备表演了。”

“哦,来了。”

不安分的情绪早已被克制下去,那人的身影也早已被人群淹没,他摇了摇头集中精神跟舞社其他成员一起走上了舞台。

Karry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舞台上穿着白衬衫的易烊千玺,即使没有任何灯光,那人也极为显眼,他轻轻笑了笑转移了视线。

跳舞还穿白衬衫。

音乐响起,伴随着某个人低沉的嗓音。

“Ladis and gentleman,are you ready——”

一束灯光直直地打在易烊千玺身上,舞台上其他成员都静静地等待着他将个人舞蹈表演完毕,很简短的solo过后台下已然有女生开始忍不住尖叫,甚至比Karry登台时还要刺耳。

Karry愣了一下,又把视线黏到了他身上。

原来干净苏糯的嗓音也可以如此有杀伤力,清纯是你,乖巧是你,诱惑邪魅亦是你。

“人家跳舞那是真心好。”

许茗的话适时地在耳边响起,那人的舞蹈动作十分有力,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衬衣下摆裸露出的大片肌肤,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得到流畅的肌肉线条,眼神锁定在了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腰,喉,锁骨,脚踝,手腕,发梢,嘴唇,眼睛,被贪婪地蒙上了一层视线。

Karry眯起眼舔了舔嘴唇,音乐停止时才猛然发觉自己并没有像往常那般观察到每个社员的舞蹈,这次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易烊千玺身上。

脑海里不断回放他跳舞时的场景。

着魔一般被致命吸引。


(十)

晚会结束后两个社团举行了晚宴,易烊千玺笑着与过来夸赞自己的学姐们碰了碰杯。

余光看到坐在餐桌另一头的Karry眯起眼笑着喝下一杯又一杯酒,虎牙猫纹尽显,没有了往日那般难以接近,精致的眉眼上被暗暗地添上了一层魅惑的气息。

“千玺我敬你一杯,今天真的太帅了!”

“我不喝酒的,学姐你也少喝点。”

易烊千玺扶住喝得烂醉满脸通红的许茗,对方却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今天放开了喝!咱舞社这回大显威风,你们器乐社服不服?”

“不服!你们千玺跳舞确实不错,但咱社长的节目绝对要比你们好!”

“怎么不服?我们舞社节目那么好,我看到你们几个器乐社的女生也在尖叫啊。”

“切,那社长表演时你们那边一个个不也是看呆了?”

眼看着两边就要吵起来了,Karry不紧不慢地站起了身端着一杯酒大步走到了易烊千玺面前直勾勾地盯着那个似乎与世无争的小学弟。

“我服。”

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凝聚在了易烊千玺所在的区域。

疑惑的,惊讶的,嫉妒的,各种各样的视线。

那些本来望向Karry时温柔美好的视线,此刻像是沾满毒液的触手,狠狠地朝易烊千玺甩去。

全然不理会周围人的讶异和调侃,Karry眼角染上了几分醉意,扬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把那杯酒凑到了易烊千玺唇边,被盯的人好像还没回过神来,怔怔地望着拿着酒杯的人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滴酒未沾,醉眼迷蒙,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如虚如幻。

“喝一杯吧,难道还要我喂你?”

“不了学长,我不喝酒的。”

“这样啊——那我也不勉强你了。”

Karry悻悻地耸了耸肩,眼神游离在易烊千玺身上随即猛地灌完那杯酒,最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依旧扬起那种美好的笑容。

朝思暮想的人突然笑眼弯弯地站在你面前,你甚至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体香,那人的呼吸夹杂着点点酒精味,席卷上你的鼻腔,舔舐着你的每一寸皮肤,烧得灼热。

易烊千玺被旁边人叫了几声才回过神。

“千玺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你待会一个人回宿舍没问题的吧?”王源接了个电话转头询问易烊千玺,见对方点头才与朋友们告别放心离开。

没有王源在身边后易烊千玺更是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Karry身上。

因为对方本来就是焦点,那种,所有人都关注着的焦点。


(十一)

他跟学姐聊天,他看着他。

他不断被人灌酒,他看着他。

他突然转头看过来,他看着他。

黏稠的,贪婪的,饱含欲望的目光,灌满了对方全身。


(十二)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Karry似乎有点醉了,笑着说话尾音飘飘荡荡。

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喝了不少,迷迷糊糊之中还打趣着两人这是要搞事情,硬是把Karry推到易烊千玺的旁边,惹得那个十分清醒的人耳尖又红了几分。

“什么呀,胡说什么。”Karry看人的眼神带着点嘲弄,拿起桌上一杯酒又要朝喉咙里灌下去,易烊千玺却突然截下了他手里的杯子,“学长你别喝了。”

Karry一愣,勾起一个戏谑的笑,一把揽过易烊千玺的肩膀凑到了他耳边,温热的气息尽数撒在对方颈间。

“好啊,我不喝——你替我喝了。”

易烊千玺微微侧过头看着Karry,要是他现在有心情的话或许还可以数数对方的睫毛,但是紧张的情绪此刻盖过了一切。

很近,靠得很近。

视线黏上了Karry一张一合的红唇和微微眯起的桃花眼,易烊千玺迷迷糊糊地被他灌下了一杯酒,辛辣的感觉在舌尖上蔓延开来,浓浓的酒精味卡在喉咙里呛得易烊千玺咳个不停。

“你还真不喝酒的啊。”

Karry看他这幅模样摇着头笑了笑,易烊千玺读不懂那笑容里的态度,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水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放下杯子才发觉这个过程中那人一直抿着嘴唇盯着自己。

“学长?”

“我们出去走走吧,吹个风醒醒酒。”

“哎……”

Karry不由分说地抓起了易烊千玺的手腕将人拉出了包厢,走出餐馆来到了街道上,大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有几个过路人,易烊千玺被拉着走了几步就被放开了手。

他盯着Karry走在前面的背影心里一瞬间闪过一种名为失落的情绪,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晚风携带过去消散得无影无踪。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Karry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他,面无表情,眼神淡漠,丝毫没有温度,不如之前那般温和客气。

“学长,我喜欢你。”

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易烊千玺回答得坦坦荡荡,只是内心没有他表面那么淡定罢了,很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之后,接下来期待的是对方的回应。

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以及耳边呼呼的风,可是眼前的人听了这一句话之后眼神似乎又冷了几分,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易烊千玺的心随着那人越来越没有感情的眼神一点一点沉了下去,他想再解释点什么圆场,但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一阵沉默。

在他纠结和无措之时,对面的人却做出了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Karry大步走向易烊千玺轻轻捧起他的脸看准对方柔软的红唇吻了下去。


(十三)

唇齿交融,紧密贴合,毫无缝隙。

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像突然吃到了柔软的棉花糖,恰好是你最喜欢的口味,甜甜的,裹在嘴唇上是一层薄薄的蜜。

带着轻微的颤抖,把呼吸抹在对方的脸上。


(十四)

易烊千玺感到惊讶过后更多的是欣喜。

所以,在告白之后学长吻了自己,这说明对方不是不喜欢他的,对吗?

他毫不挣扎地任Karry蹂躏着自己的唇,那人却只是轻轻舔舐了几口便又站正了身子,易烊千玺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那里还黏着晶莹的液体,他抬头红着脸看向那个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人,语气中透露出了丝丝紧张。

“学、学长?”

Karry倒是突然嘴角一勾,笑容妖艳到极点。

“这样够了吗?”

易烊千玺的心猛然凉了半截,他怔怔地望着对方不知所措。

Karry看着他的反应冷笑了一声,眼里尽是不屑与嘲讽,丢下一句话转身大步离去。


(十五)

“足够了吧,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十六)

他故意这么说的。

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把人扯进深渊。

然后再猛地推开。


(十七)

那又是什么感觉。

讶异,失落,无奈,委屈,愤怒,难过,绝望,全都汇聚在了一块,最后累积在越来越红的眼眶里。

泛红的眸子里倒映出Karry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背影里,成为一点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剩下死一般的寂静,易烊千玺紧咬着嘴唇,他的一句句话似乎还在耳旁不断炸开。

要是能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就好了。

所有情绪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泉流,猛地聚集到心脏,再转变成一种强烈的痛,那种感觉像是有人抓着你的心脏往下扯,到了最后又顺着血管将这种痛蔓延到全身,流动的血液都带着阵阵刺痛,一下一下地扎着身体的各个部位。

丧失知觉了,没有力气了。

原本那么温和美好的一个人,面对着自己却收敛起了那种灿烂的笑容,难以置信地做出那些让人空欢喜一场的举动,面若冰霜地说出那种令人感到绝望的语句。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他的举动不过加深了他留在自己心里的烙印罢了。

易烊千玺抬头望天,乌云密布,好像要下雨了,一块一块巨大的阴暗的云压在头顶喘不过气,所有感觉里唯一清晰的就是对那人执着的几近疯狂的渴求,那份偏执的喜欢,即使得到的回应是他毫无感情的话语,却像是浸在了水里越发浓烈。

断不了。

忘不掉。


(十八)

Karry快步向前走着,回到在学校外租的房子把自己埋在了柔软的被窝里,浑身酒味也不管,整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睁开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明明灌了那么多酒却清醒得可怕,他起身开灯,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Karry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眉眼下藏着一股淡淡的迷茫与憔悴,他舔了舔嘴唇盯着镜子里的那一片嫣红,回想起之间在街上触碰的一片柔软怔怔地出神。

很像,真的很像。

眉心痣,琥珀瞳,干净的嗓音,醉人的梨涡。

但又不像,一点都不像。

要更外向,要更爱笑,要更主动,要更诱惑。

终究是有区别的。

所以,更不能被人吸引,更不能沉醉其中,更不能错梦一场。

Karry抬眸勾起一个自嘲的笑,眼角眯起妖孽到了极点,他狂妄自傲从来都以自我为中心,几乎不会关心他人,然而这些在别人眼里竟然成了特别能吸引人的一点,他仔细端详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孔,就是这张脸,除了这张脸。

他还有什么被人喜欢的理由。

那种执着。

根本不值得。


(十九)

“千玺你怎么了?好像精神不太好啊。”

王源睡眠一向很浅,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什么动静于是坐起了身,把没开灯坐在书桌旁的易烊千玺吓了一跳,他回过神站起身冲王源笑了笑。

“喝了点酒而已,是不是吵到你了?”

“没有,没事就好,早点休息吧。”

王源看易烊千玺一副挺疲倦的样子也没多问,转了个身沉沉睡去。

易烊千玺躺在床上侧着身子,明明很累了却清醒得可怕,睡不着,脑子里一遍一遍闪现的是之前发生的事。

舞台上的一望,餐馆里的醉酒,街道上的吻,匕首一般的话。

情感堆积在胸口,体内暗潮汹涌,有人关上了眼泪的闸,所有情绪根本无法倾泻而出,又能怎么样呢,他那么说之后,情感依然存在着,在胸口不断回荡,然后不断放大。

第二天易烊千玺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去图书馆看书,昨晚所有的不快都堆积在了灰蒙的梦里,压在身体里面不愿说出口。

但是在拐角处看到Karry时,易烊千玺的眼神依旧是带着浓烈的喜欢,那种根本藏不住的浓烈,足以将两人周围的空气灼烧成灰烬。

“学长。”

终究是忍不住轻轻开口唤了他一声。

易烊千玺看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Karry,对方凌厉的眼神似乎能把自己的身体给捅破,那是没有任何温度的冰刃,落在身体里就成了大片大片的寒冰,揉不碎,吐不掉。

心里早已清楚对方大约是不会理自己了,易烊千玺打算转身离去时却分明看到对方的嘴唇轻微的动了动,黯淡下去的目光突然像是被点了把火,期待在不断地燃烧着。

“让开。”

很简单的两个字,像是猛地冲易烊千玺身上捅了两刀,毫不犹豫的那种。

不是要解释昨晚的事,不是像很久以前那样笑着打招呼,就是很简单的两个字,让开。

那把火瞬间燃完了。

目光重新黯淡下去。

他微微侧了侧身,Karry迈开腿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和表情。

眼角重新泛起了红,易烊千玺揉了揉眼睛,抬头在书架最高层寻找着某本不知名的书,他也不知道要找什么书,他只知道抬着头好像眼泪就不容易掉下来。

我就是很喜欢你。

可是你对我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二十)

迎新晚会的评比结果出来了,舞社拿了第一名,许茗笑得极其灿烂冲易烊千玺比起大拇指,少说这个名次也有易烊千玺一半的功劳,越来越多的女生偷偷跑到练舞室看易烊千玺跳舞,而当事人对于她们的告白也就是笑着淡淡拒绝。

学校是所有八卦和流言滋生的沃土,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女生则是最好的转播者。

很快就有传言跳舞拽得飞起的新生易烊千玺其实早就有了喜欢的人。

然后有了传言学校最受女生欢迎的Karry对于舞社所有人都温和相待,除了对易烊千玺总是面若寒冰。

再就有了传言某天聚会时Karry把易烊千玺单独拉了出去有人看到两人吻在了一起。

于是。

“千玺,他们都说你喜欢Karry,是真的吗?”某个学姐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易烊千玺沉默了几秒大方地承认了。

对方又不喜欢自己,所以就算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这个当事人表示毫不在乎校园里那些各种贬低的鄙夷的八卦无聊至极的流言。

另一个当事人也是不怎么在乎依旧该无视的就无视偶尔听到有人议论就甩个眼刀子过去。

在易烊千玺第N次跟Karry打招呼后,对方依旧是连个眼神也不给依旧跟身边人有说有笑。

“看吧,我就是易烊千玺是硬要贴上去的,Karry男神根本不会理他好吗?”

“就是,什么接吻,估计是易烊千玺强吻男神的吧,不要脸。”

听到不远处两个女生低头小声议论,易烊千玺嘴角的笑僵了僵,随即恢复了平静,算了吧,无所谓,根本不用在乎。

他叹了口气转身大步离去,没有注意到隔着几米远的Karry眼神猛地一凝。

两个女生依旧是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影小声嘀咕,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不满地抬头看清来人之后又戏剧性般地红了脸,可笑至极。

“Karry学长……”

“你们——嘴巴怎么这么不干净啊?”

Karry笑得倾国倾城,女生看了却有一种阴森森的寒意。


(二十一)

我不该因为你动了什么情绪。

但我不愿让你受到任何你不该承受的伤害。

流言太过肮脏。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7 )
热度 ( 61 )
  1. 挼蓝白兰地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