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专属

勿上升xN

看完快本想起来有这篇存货

然后就去投票了_(:з」∠)_月更√


(零)

“千玺。”他唤道。

那种一如既往的温柔语气,那种让人心甘沉溺的语气,那种——

专属于自己的语气。

他对自己,从来都是用这样的语气。

 

(一)

王俊凯一个电话打过来时易烊千玺刚洗完澡,一手拿毛巾擦头发一手去拿手机,刚接通却听到他二哥狂荡不羁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千玺我跟你讲!我他妈……”

话没说完就被一顿抢手机的声音给打断,易烊千玺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嗅到一股酒精味,怕是两个人都醉的不轻。

他急忙穿好衣服开个定位赶到了酒吧包厢,王姓大哥已经带着二哥喝了四五瓶,两人一个横在地上一个瘫在沙发上嘴里都嚷嚷着还要喝。

“王源儿!喝!反正千玺没来!他控烟大使也管不着!”

易烊千玺板着脸关好门走进来踢了踢王俊凯的小腿,“……烟酒不分家。”

躺在地上的人眯起眼睛一看哎呦这不是他最宝贝的幺儿吗,一个鲤鱼打挺扑到易烊千玺身上,死死抱住不肯松手。

“王源儿他非要我喝……”

易烊千玺翻个白眼把王俊凯扔到沙发上,抬眼看了看半眯着眼装睡的王源,果不其然听到他冲着旁边的王俊凯呸了一声,“老子失恋了!失恋了怎么不能喝!”

“喝!”听到王俊凯一阵附和易烊千玺头疼。

“好!我要……吐了。”王源站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出门,等他吐完了易烊千玺一手拽一个带回了公寓。

王源好折腾,三下两下就被哄去睡了,王俊凯死缠着易烊千玺说要吃面。

“你想得美,快点洗澡了去睡。”

“我不,我饿了,不吃不去。”

“……”易烊千玺认命地进厨房去下面,端碗面出来发现人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叹了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推醒了王俊凯。

睡醒之后倒是清醒了会儿,王俊凯安安静静吃面,易烊千玺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怎么搞的?你为什么和他去喝酒?”

“他说他失恋了,他自己要喝的,我就跟他去了。”王俊凯嘴角向下弯着极力想撇开罪行,“那个女孩子说了些过分的话,我第一次看王源气成这样。”

“……这该死的爱情。”

王俊凯没有再接话,最后快吃完了才问了一句,“千玺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易烊千玺一怔,抬头看到王俊凯明亮的眼睛,哪有半点醉意,若是醉着他便随便糊弄两句就过去了,可是王俊凯这样一问,他也突然语塞。

究竟为什么不回答,他自己想了很久也没想清,只在他问之后去厨房洗碗,什么也没说。

王俊凯也没再问。

后来只在梦里又反反复复看到这个情景,对方嘴唇开开合合,他依旧怔住。

 

(二)

千玺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三)

像是不久前三个人还是十几岁的少年,互相保证着不会谈恋爱不会跟女孩子交往,可有天王源渐渐跟一个女孩子来往密切。

易烊千玺对属于自己的东西有很强的执念,比如摆在床上很久了的玩偶,比如费尽心思收藏齐的模型,比如自己的猫,比如他和他。

很多时候看到舞台下尖叫着的粉丝,然后转头看看身旁两个满头大汗却笑容满面的队友,他会想,还好,他俩都还在这里。

只要组合一天成立,他就可以毫不避讳大大方方地“占有”两个人,将大哥二哥划入自己专属的范围,然后给予程度不同的执念。

自己能做粉丝永远做不到的事,能跟她们的爱豆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易烊千玺在想,明明三人关系这么好,为什么还有人成天说他们不和,有次他左拥右抱两个女装队友,看到三人的唯饭气到不行自己却乐到不行。

所以在王源突然说有事要出去,到三人固定的打游戏时间只剩下了他和王俊凯的时候,他转头看着自己的队长。

是不是自己只有这一个人了?

易烊千玺害怕失去,可现在这种失去让他有点庆幸,幸好只是一个人失去了,他最不想失去的人好像还没有失去。

“别想了。”王俊凯突然出声。

“怎么?”易烊千玺反应极快。

“我看到他俩聊天记录了,就是在交往。”王俊凯起身关了游戏,他伸了个懒腰,也不顾及会被突然挠痒,“这家伙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哦。”易烊千玺发出一个单音节表示自己接收到了信息。

王俊凯没说话,转头盯着他,等到易烊千玺抬头时看到对方弯下腰,眼里满是质疑。

“千玺你不会也……”

“我没有。”易烊千玺嘴角抽了抽,绕过他进了房间,自己都不知道在躲什么,“我睡觉了。”

“千玺。”王俊凯喊了他一声,“你要是……一定要跟我说啊。”

易烊千玺记不太清自己跟他说了什么,是“王源儿不也没说吗”还是“就不告诉你”,无所谓了。

那次开始他隐隐感到自己不太愿意跟王俊凯讨论这样的话题。

 

(四)

王源那天回来后就说自己恋爱了,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他却能记得这样清楚。

易烊千玺抬头看到宿醉之后没什么表情的王源,刚想出声安慰,对方摆摆手表示不想再说,他只能叹了口气。

“王源儿你没事吧?”

王俊凯倒不避讳那么多,单刀直入开口询问,王源抬眼看他,似有一种看破红尘的坦然。

“感情这种事吧,勉强不来。”王源轻轻叹气。

也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给谁听。

易烊千玺看着他,内心反复咀嚼这句话,突然感到从心底升起来的虚空感,转眼又看王俊凯那熟悉的精致的眉眼,对方给他一个我也是醉了的表情。

易烊千玺知道王源向来处理得好这种问题,果然不到一周王源又开始缺席三人的集体活动,等到王俊凯一脸不平地质问王源是不是始乱终弃,王源风轻云淡地扫了他一眼告诉他俩还是之前那个。

“你说你瞎折腾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我作为队长关心下弟弟的情感问题不行吗?”

“好,可以,我还要去吃饭,再见。”

易烊千玺拉住一个劲骂白眼狼的王俊凯对他二哥点了点头表示告别,王源离开后两人又开启拉心模式,从说王源说到王源女朋友最后又聊到有没有喜欢的人的话题。

“我绝对不会谈恋爱的,真的,千玺。”

易烊千玺笑着点点头,想着他大哥被不省心的二哥弄得紧张兮兮,毕竟碍于身份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一旦谈了不玩闹最好。

“那千玺你有喜欢的人吗?”

怎么又来。

易烊千玺以笑糊弄过去。

他之前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不愿跟王俊凯讨论情感问题,与其说是不愿,更多的是害怕,他从自己心里最深的一隅发掘到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在偶尔搂抱住对方时,不经意间视线相撞时,以及指尖触及对方的皮肤时脸上骤升的温度,所有的一切明明白白地告诉易烊千玺,这叫喜欢。

像是小石子投入水中泛起的涟漪,把这喜欢缓缓地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不是对兄弟对朋友那种的喜欢,易烊千玺心里清楚,那种炽热的情感不叫美好,一旦曝晒于日光之下会呈现狰狞的模样。

可是他不能轻易放下,他做不到。

那样像要强行拔出自己心口的一根刺,弄得血肉模糊之后牵动一些神经带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楚,而自己只能咽下去,吐不出来。

他无法在对方询问是否有喜欢的人时坦坦荡荡地说,有,你。

 

(五)

对,就是你。

可是不可说。

 

(六)

易烊千玺原以为一切事情自己藏心里就好了,跟王俊凯相处时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毕竟是触手可及的人,没有因为单恋而惆怅这一说。

无论怎样都还是兄弟还是朋友,即使在易烊千玺心里王俊凯和王源就是不能摆一块儿,他们的位置分明地不同。

所以王源有女朋友,他最多表现一点点惊讶,当王俊凯红着脸跟他说喜欢那个姑娘时,易烊千玺的感受与之前听到王源恋爱时明显不同。

“……哦。”他依旧发出一个单音节。

王俊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脸还是红红的,“我还以为你会笑我。”

“笑你干什么?”易烊千玺没表现任何异样,反倒轻轻勾起了嘴角,“有个喜欢的人多不容易啊。”

有些惊讶于他的平静,王俊凯轻轻点了点头。

后来易烊千玺看到网络上爆出两人的合照,他才感到心里的疼痛来得迟钝,之前他反复骗自己不要信,最终还是在看到照片的刹那感到迷惘。

好像这个人也不是自己的专属了,他易烊千玺跟粉丝一样了,两个人都不再存在于他专属的范围了,再也不是了。

易烊千玺本来以为自己心里的那点念想会就此消亡,可却随着王俊凯恋情的公布越演越烈,一点都不像之前他觉得王源公布恋情是很自然的事。

如当头棒喝。

他看到王俊凯和女孩子的笑脸在他的微博首页,只觉身体里某处隐隐作痛,一桶冰凉的水从头灌到底,易烊千玺倒吸了一口气,所有情绪最终化作一声重重的叹息。

这样也好。

易烊千玺开始疯狂地工作,拿出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专注,好像两个哥哥的恋情对他丝毫没有影响,他也没想也去找一个女朋友。

毕竟他二哥说过,感情这种事吧,勉强不来。

就这样像是抛弃一切杂念过了几年,易烊千玺在某个疲惫的夜里看到王源发过来的消息。

“哥们儿,我要结婚了。”

身处异国的易烊千玺连忙订机票回国,迎接他的并非当事人而是王俊凯,对方一如既往地笑着,递给他一条围巾,“穿这么少,不冷啊?”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往他周围看了看,“源儿哥呢?”

“大忙人一个。”

王俊凯撇了撇嘴,示意他快上车,易烊千玺没动,一脸平静地看着对方。

“你也快了吧?”

“嗯?”王俊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良久才低声笑了笑,“这种事不急的。”

上车后一度无言,王俊凯看着他许久才开口问,“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这一瞬间易烊千玺想起几年前他也这么问,每次自己都笑而不答,好像一直执着地等着什么,那般坚定而又可笑地等着,等到对方早已喜欢上另一个人。

而这次,他摇了摇头,回答对方也是回答自己。

王源的婚礼没有特别盛大,王俊凯没有带着他女朋友来,说是她工作很忙,于是好友皆起哄,说下一次就是参加王俊凯的婚礼了,也有催促易烊千玺快点找女朋友的一些意味不明的话语。

晚宴上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因为都是熟人所以没顾忌太多,他记得那天晚上王俊凯喝了很多的酒,眼角和耳尖都被熏得红红的。

淡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话语被酒精迷得不清,一手晃着酒杯一手托着腮帮子一双桃眸毫不避讳地盯着自己。

“千玺。”他唤道。

那种一如既往的温柔语气,那种让人心甘沉溺的语气,那种——

专属于自己的语气。

他对自己,从来都是用这样的语气。

可是好像。

只是曾经。

 

(七)

那之后易烊千玺就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了,一改之前工作满满行程匆忙,他拒绝让经纪人再接活动,以腰伤严重需要静养为由出了国,王俊凯和王源却依旧在娱乐圈热度不减,只是组合合体尚少让一些粉丝担忧。

“请大家放心,组合不会解散,只是由于一些原因千玺不能来参加这次活动。”

王俊凯笑着对媒体解释,王源接过他的话。

“对,我们三个关系好着呢,千玺需要好好休息。”

有媒体和记者打趣是不是他俩都有伴儿了陪易烊千玺的时间少了,两人都笑笑不再回答,其实他们私下里也讨论这个问题,但一询问老幺时却听到对方笑了起来。

“没关系啊,我完全没觉得被虐啊。”易烊千玺在电话那头笑得轻松,“我好好养伤好好休息也挺好的,不用担心我。”

通话以那边两人一句有时间我们去看你结束。

事实上易烊千玺一直在旅行,以前来来往往到世界各地都没仔细欣赏过各地的人物风景,再美的景色也需要一颗年轻乐观的心来赏,而不是向他这般迷迷茫茫不知道在逃避什么。

就当是放松自己了,要让自己放下该放下的了,他经常这样劝自己。

那天易烊千玺爬完雪山,在便利店里买到当地的特色小吃,全身心难得的舒畅,打开手机时看到了屏幕上的那条消息。

是王俊凯发过来的。

就像几年前收到王源的短信一样。

他说他要结婚了,问他能不能回国参加他的婚礼。

易烊千玺用力地握住了手机,他突然想到很多,想到刚出道的时候,想到三个人一起咬牙坚持的时候,想到刚发现自己的喜欢的时候,想到王俊凯说他有女朋友的的时候,还有无数次的差点看着他的眼睛就要说出口的时候。

像是回忆录般一页页翻完,翻完后是莫名地如释重负,那些隐隐绰绰的不安与焦虑顷刻间烟消云散,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担心了,他早就想过这种结果了。

他不甘,却也无奈。

定好回国机票时易烊千玺回王俊凯的消息,说他会在婚礼前赶到,收拾了下自己并不多的行李,他觉得自己这一回去,怕是不会再找借口肆无忌惮地游玩了,本来汹涌着的湖面顿时涟漪全无。

本来就应该这样的。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专属。

玩偶放久了会被扔掉,模型藏久了会被忘却,连三只活生生的小猫也总有离去的时候,其实王源结婚时他就该坦然地把所有事情想通,因为所有结局已定,不过是时间问题。

易烊千玺一席正装出现在王俊凯的婚礼上,本来跟宾客交谈的新郎看到他后走了过来,紧紧地抱了抱对方之后冲他笑着。

“没去机场接你,太忙了。”

“我知道。”易烊千玺点点头。

王俊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墨色的眸子里波澜不惊,“你瘦了。”

“没有吧,我可吃得挺好的。”

易烊千玺想笑他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摆出一副队长样,明明组合停了那么多年的活动,明明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明明自己已经不再为某些执念而执着。

明明这个人不应该再招他的。

王俊凯还想说什么,却被其他宾客叫了去,易烊千玺便对他点点头,他也想着以后还有很多叙旧的时候,于是准备转身离去。

“小凯。”

王俊凯转过头,看到易烊千玺扬起嘴角,琥珀色的眸子里像有星辰被揉碎了进去,美好得如梦一般,那样熟悉的很久以前的少年的温柔模样。

“你要幸福。”

 

(八)

“你还应该去过世界各地,和你的兄弟们一起,留下很厉害的痕迹。”

我去过了世界各地,但是没有和我的兄弟们一起。

“并一直为你自己,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感受幸福而努力。”

但我爱的人会感受幸福。

“这一点,请你深信不疑。”

我深信不疑。

 

(九)

他突然想起来少年时三个人一起录一个综艺节目,玩游戏念到那张纸上对方的愿望时他有些突兀地说了一句。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32 )
热度 ( 125 )
  1. 顾尹桐白兰地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