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暧昧

勿上升xN毕竟是角色糖

拼拼凑凑的梗大部分源网络

断断续续写了很久的wink

 

(零)

“就是这样,他们两个现在的行为,简直可以用暧昧这个词来形容。”

邬童挑了挑眉,点进那个看到过很多次的加精了的热帖,瞄到最新一楼的回复。

“楼主你知道暧昧是什么意思吗?”

几秒后他嘴角倏地绽放出完美的笑容,迷人而又带着几分邪气。

 

(一)

班小松最近很惆怅。

在他叹息无数次之后,邬童转头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失恋了?”

班小松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种我他妈恋都没恋过你凭什么毁我清白的绝对会引来一顿揍的话终究是没说出口。

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尹柯转头瞥了他一眼,“小松,你好像心情不太好,下自习了我们去喝奶茶吧。”

班小松眼里放出夺目的光芒,张嘴就要吐出一个好字,邬童却起身绕到尹柯身后,一张冷脸少见的出现了浅浅的笑容。

“好啊,我要芒果的。”

“上次不是喝过芒果了的吗?”

邬童拽着尹柯胳膊,半搂半推地把他拐出了教室,对班小松没跟上的情况完全视而不见。

这真的太和谐了。

班小松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了张照,仔细端详着屏幕上两个少年的美好背影,凝视两秒之后愤然打开自己主页上那个加精的帖子。

“你们看!就是这两个人!”

 

(二)

不是他小肚鸡肠看不得两个好兄弟腻在一块儿不管自己,而是他的接受能力跟不上这两人的态度转变,班小松依稀记得两个月前他们还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追溯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是火药味超浓。

班小松无法忘记那个日了狗的下午。

他跟尹柯走在校道上看到前方围了不少人,焦点是一个高个子大长腿的男生,当时他还打着哈哈对尹柯说看不清脸可惜了。

哪想远处的人猛地一转身一脸不爽地从人群里冲出来直直地经过他俩身边,班小松不得不承认这哥们长得真的还行,等他从美颜中回过神来准备拉着尹柯走的时候,尹柯突然转头喊了那人一声。

“同学。”

高冷如那哥们儿本来周围同学主动搭讪他都没理,尹柯一嗓子喊出来对方却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他慢慢转过了头,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

班小松脑子里还在疯狂地刷尹柯的迷之苏音太厉害了吧这都能叫住我靠真的是同性相吸的弹幕,尹柯突然扬起嘴角冲他笑了笑,走上前几步。

“同学,你……”

“能不能快点说?”

一双桃花眼里尽是不耐。

班小松看着尹柯一步步靠近那个男生,很好奇他怎么经受得住那种低气压。

“你,拉链没拉。”

尹柯看到面前的人猛地瞪大了那双好看的眼,面色阴沉无比。

班小松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没想到平时温和有礼的尹柯竟然会对一个新同学说这样的话,难道尹柯是这样的人??

“啧,”那人稳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嘲弄地冲尹柯哼了一声,声线冰冷,“你看哪儿呢?”

尹柯愣了一秒,随即明白对方会错了意,他也不恼,在充满敌意的眼神里轻笑着伸手到那人背后,刺啦一声拉上了对方书包拉链,再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那人有些懵的表情。

“我说的是书包,你想哪儿呢?”

班小松一脸WTF然后被尹柯拉着走出好几步远,男生脸上露出了不符合颜值的狰狞表情,想发火又找不到人,咬牙切齿的脸红模样让周围群众忍不住偷笑。

“哎尹柯,这样好像不太好吧?”

“怕什么,又不认识。”

对方一脸风轻云淡地回了句,班小松很不理解他的脑回路,明明都不认识为什么要逗人家玩儿啊??

“他长得挺好看的。”

这是尹柯的答案。

班小松无语的同时也解锁了尹柯腹黑的新属性,紧接着就很讨厌这个属性了,他记得他俩回到教室后班主任领着个新学生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邬童,大家欢迎一下。”

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以及女生压低了的尖叫。

班小松抬头看了一眼吓得张大了嘴,讲台上那个面无表情桃花眼大长腿的帅哥不是尹柯调戏的那个是谁??

“喂,尹柯,尹柯!”

班小松扯了扯尹柯衣服,被叫的人有些茫然地把视线从题目移到那人脸上,挑了挑眉迅速低下了头。

这,就很尴尬了。

班小松倒是毫不担心地抬头与邬童对视,不过对方好像并没有记起他是谁。

“现在班上有两个座位是空的,一个在班小松隔壁。”

邬童的眼神随着班主任的手指的方向动了动,再向左移。

“另一个在尹柯后面。”

尹柯只敢抬眼瞥了对方一眼紧接着低下了头,但他也能感受到那个夹杂着愤怒的眼神落在了自己身上,像束带着炙热温度的光恨不得将皮肤一寸一寸灼烧至尽,紧接着血肉模糊。

邬童看清了那张脸轻微地皱了皱眉,随后直接走向了班小松旁边的座位,整个过程一直死死地瞪着那个低头写字的人。

他叫尹柯?

这,就有意思了。

邬童的视线随即移到了那个冲自己笑得很灿烂的男生身上。

“你好,我叫班小松。”

邬童面无表情,班小松有些震惊,“你不记得我?我们下午……”

话没说完就生生地住了嘴,邬童眨了眨眼,随即看清尹柯的手狠狠地掐住了班小松的腰。

“那个,班小松是吧。”

邬童勾了勾嘴角,班小松转头看他。

“我俩交个朋友吧。”

班小松觉得当时欢快地点头的自己是天下最蠢的傻逼。

 

(三)

班小松怀着要跟新同学打好关系的坚定信念展开了各种约的攻势。

“邬童,我们去打球吧。”

“不要。”

“邬童,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不要。”

“邬童,我们去喝吃面吧。”

“不要。”

“邬童……”

邬童一把扯掉耳机线,转头瞪了他一眼,“你烦不烦?”

听到班小松背后传来一声轻不可察的笑,邬童皱眉往那边看了看,尹柯憋着笑的脸多半都落在了他视线里。

他为什么要笑?

“好啊。”邬童突然换上一脸轻松的表情站起了身。

“那我们走吧。”班小松有一丝小欣喜,他伸手拍了拍尹柯肩膀,“尹柯,我们走吧。”

感受到两道视线朝自己扫来尹柯头也不抬,“小松啊,我作业……”

“人家学霸要学习,班小松,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吧?”

邬童瞟了尹柯一眼,心想这侧脸这么好看这性格他倒是真不喜欢。

“小松,邬童说的也是。而且人家初来乍到,脾气又不好。”尹柯停下笔刻意看了他一眼,“他朋友那么少,你就多陪陪他吧。”

班小松又一次看到了邬童脸上露出了除了冷漠和嘲讽以外的表情,他看向尹柯的眼神有明显的恼羞成怒,跟初见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他观察了这么久,好像只有尹柯才能逼出邬童这副表情。

“……邬童咱们走吧。”

尹柯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弯起了嘴角,邬童咬牙切齿气到发抖最后只能冷哼一声大步走开,班小松表情复杂地站定了一会儿后跟了上去。

天知道这两位爷因为最初那一句玩笑话计较了多久,班小松的作用就是在两人互相怼的时候缓和一下气氛,更可恶的是当他提出两人干脆打一架解决的建议以后竟收获了两道不约而同的关爱智障的友爱目光。

“我的建议难道有半点毛病吗?”

“嘁,谁想一大早跟他打架啊。”

邬童飞速地往尹柯那边瞟了一眼,尹柯的眼神扫过邬童落在班小松身上。

“同感,乏我胃口。”

班小松一脸憋屈不再说话,但他要是知道了两人此时内心想法是那脸太好看了下不去手的话估计以后都不会跟他们说话了。

可坚定如班小松,为了进一步增进三人间的友谊于是打算约两人去游乐园浪一浪。

邬童站在游乐园门口一脸不爽地看着班小松打电话,“你跟谁说话呢?”

“尹柯啊,我说好请他一起来的。”

邬童听到这个名字就满肚子气,嘁了一声不再说话。

“你在哪儿呢……哎尹柯!我在这里!”

“抱歉啊小松,现在都这么晚了。”

尹柯冲他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邬童抬了下眼然后下意识地移开视线一脸不屑,启用一种凉凉的语气。

“也不看是谁姗姗来迟。”

“我让你等我了吗?”

班小松听到尹柯的语调猛地拔高,连忙拦住要怼回去的邬童,把两人推进了游乐园,然而一整天两人的气氛没有丝毫的缓和,班小松觉得很尴尬。

“今天玩得好累啊,你们要去我家吃面吗?”

班小松听到两声不要完美地重叠在了一起,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转身大步朝自己家走去,显然不想再理会这两个整整一天吵得飞起的人。

尹柯和邬童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转头时短暂地对视了一下,然后都换上了不屑的表情移开了视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在远处突然回了个头的班小松震惊于两人动作超高的同步率。

 

(四)

班小松认真地在本子上记下了今天的日常。

今天尹柯和邬童互怼了吗?

怼了。

今天尹柯和邬童谁怼赢了?

班小松想一如既往地写下平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张绯红的脸和一张坏笑的脸,然后欣喜地在尹柯的名字上画了个勾,很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欣喜来得很莫名。

难道看他们这样那样已经被恶意培养成自己的乐趣了??

班小松决定到操场上打个球压压惊,跑到跑道上时看到很多学生凑到那个LED屏边看个不停,班小松很自然地就想到今天白天发生的那些事。

不久前班主任把邬童叫过去拍一个校园宣传片,他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人家那脸摆在那儿呢。

等到今天班小松在校门口看到了拍好的宣传片,邬童冲镜头笑得很灿烂,过了几秒就看到当事人红着一张俊脸从人群里挤出来撞了他肩膀也浑然不觉地跑回了教室,背影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哎邬童……”

“小松,早上好。”

班小松转头就看到尹柯了嘴角浅浅的梨涡,以往养眼的笑容此刻看来竟有几分恶作剧成功似的得逞。

“尹柯……你刚才看到邬童了吗?”

“看到了,刚才一起看宣传片。”

尹柯承认他是不喜欢人多的热闹的,可是隔得很远就看到了屏幕上邬童的笑容,他挤到最前面盯着那人的脸愣了数十秒。

他脾气再怎么差,那张脸却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尹柯必须承认这一点。

否则他也不会出于学画画的人的本能抓住一切机会把对方很好看的一瞬间疯狂地描绘在自己的素描本上,反正没人会看见,除了自己在深夜里会一遍遍地翻阅。

邬童本来觉得这个宣传片拍得很羞耻,本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看到尹柯的背影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本能地朝他走去。

他站在了尹柯旁边,还没一如既往地开启怼人模式,对方就突然转了头,“拍的不错。”

尾音微微上扬,一如对方的嘴角。

邬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着尹柯琥珀色的瞳仁,“……啊?”

尹柯突然就冲他笑了,眼睛轻轻眯起,他望着有些失神。

“那小虎牙挺漂亮的。”

轻声的话语一下子在耳边如烟花般地炸开了,每一个字都是炙热的火花,烧得邬童连耳尖都绯红,眼里尽是难以置信和些许羞赧,他只求旁边那人不要继续说什么莫名的话,不然自己脸上异样的颜色很容易被人察觉。

哪知尹柯偏不让他如意,他敏锐地看到了邬童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异样的表情,于是笑着凑过去看了看。

“哎,你害羞了?”

尹柯看到邬童猛地冲自己瞪大了那双桃花眼,红扑扑的脸颊简直可爱极了,可惜的是尹柯还没接着说什么那人就跑得没影了。

小虎牙确实挺漂亮的。

这家伙其实挺可爱的。

尹柯扬起一个完美的笑容走向邬童逃离的方向,走出几步顺手拍了拍站定不知道在看什么的班小松的肩膀。

那天英语课的时候班小松走神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被训了一顿以后下课就冲尹柯抱怨。

“邬童都睡了一节课,凭什么不叫他啊?”

“他英语能考满分,你行吗?”

尹柯头也不抬,班小松闻言有些震惊,眼神在两人之间不断流转,最后定在尹柯身上。

“你你你就知道在背后夸他,你有本事当面夸啊。”

班小松幽幽地瞥了尹柯一眼,起身跑去打个球抒发下自己原来尹柯是个这样的人的感慨,后知后觉邬童离满分明明还有差那么一点。

尹柯写字的动作停了一下,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话语处处向着他?

脑海里突然闪过宣传片里的明亮笑容和羞红的脸。

下一秒察觉到的就是跳得越来越欢快的心脏。

这是,什么感觉?

 

(五)

班小松发现尹柯突然开始抓住一切机会来闹邬童,而从前一直这样做的人却突然没有猛烈地怼回去,除非真的是被尹柯逼急了否则不会轻易变更脸上的表情。

事实上邬童想不太明白,那天自己的小虎牙被尹柯夸漂亮之后便老能感受到尹柯的视线朝自己扫过来,起初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看回去,时间一长面对他的笑容邬童却怂怂地不敢再对视。

那种温和,温柔,干净得美好无比的笑容,似乎是尹柯独有。

邬童认为自己是个什么都不在意的人,无论是父母还是老师都无法引起自己情绪的强烈波动,就连班小松那样热情的人他都搞得定。

他好像什么都不怕,除了尹柯,他琥珀色的眼睛和嘴角扬起的弧度恰好就攻破了邬童的心理防线,只有他一个人能把自己弄到炸毛,只有他一个人敢跟自己肆无忌惮地争吵。

只有尹柯。

所以邬童在发觉尹柯几天没来闹自己的时候很自然地就转头问班小松。

“他怎么了?”

班小松起初真的不知道他在问谁,一双清澈的眼睛很好地说明自己不是装的。

“……啧。”邬童几乎要从牙缝里蹦出那两个字,最后只用眼神扫了扫趴在桌子上的尹柯。

“哦尹柯啊,他感冒了,这几天不舒服……”

班小松说着说着就觉得奇怪,按照以往的规律邬童早就开始没心没肺地损起来了,但是他却呆呆地盯着尹柯最后还问了一句需不需要去医院。

“我觉得不用吧,多休息会儿就好了,哎邬童你为什么突然对他……”

还想说什么却被邬童凌厉的眼神封住了嘴。

“他都睡着了你还吵什么吵!”

邬童横他一眼戴上耳机听歌不再说话,剩班小松一脸莫名一脸气愤一脸震惊。

明明是你自己问的好不好?!

更让班小松震惊的还在之后,体育课练习棒球的时候尹柯精神不太好,后来班小松就没在他俩的练习的位置看到他俩,远远地看到两个人坐在长椅上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也懒得管,他觉得邬童应该不会乘人之危把尹柯打一顿。

“你帮我请个假。”

一句凭什么啊要去你自己去下意识地要从邬童嘴里蹦出来,可他转头看到尹柯垂下头闭着眼的样子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尹柯靠在长椅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眼皮格外沉重,勉强能听到旁边那人没有再次开口说什么闹腾的话,脑袋里有一阵尖锐的疼痛。

“喂,要去医务室吗?”

邬童扭扭捏捏地问他,尹柯几乎没精神来回答问题只能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突然被自己额头上的一片冰凉惊醒。

他只敢碰了一下便立马收回手,对方皮肤上的余热从手掌漫到指尖,邬童对上尹柯有些清醒的眼眸又有些慌乱地收回眼神。

“……那就去医务室吧,蹲下来。”

尹柯眼睛一转歪着头看他,邬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背我去啊,你觉得我还能走路?”

“啧……”

邬童有些不情愿地蹲下来,几秒后感觉到背上一片温热,尹柯的头重重地枕在邬童肩头,把整个身体的重量放在他身上,邬童甚至不敢转头看他。

太近了。

浅浅的呼吸,强烈的心跳,异常的体温,都能轻易的感觉到。

“尹柯……”

背上的人闭着眼轻轻地应了一声,把呼吸毫不吝啬地喷洒在邬童肩窝里,引得他一阵轻微的颤抖,邬童倒吸了一口气。

他红着脸咬牙,庆幸这人没有睁眼看到自己通红的耳廓。

殊不知罪魁祸首心里一阵窃喜。

“尹柯,你欠我的。”

“……好。”

那天邬童陪了尹柯一个下午,确切的说,是尹柯在医务室吊着水睡了一个下午,于是邬童就盯着睡着的尹柯一下午,脑子里时常闪现他背他时的情景。

太近了,感觉到的心跳不像只有一个人,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近。

好像,好像转头就能亲上去的那种近。

邬童盯着尹柯,视线黏在那张脸上根本就移不开,重重地扫过合着的眼和紧闭的唇。

这家伙睡着了简直比平常可爱多了。

这叫什么?反差萌?

邬童勾起嘴角看着熟睡的尹柯突然就这么想。

他察觉不到现在自己看向尹柯的眼神是怎么样的。

用温柔,宠溺,沉醉几个词语来形容,可能远远不够。

 

(六)

班小松觉得很奇怪,尹柯在经历了一次感冒并且还是邬童送他去医务室之后两人开始怼得很微妙,一开始那样的咄咄逼人早已消失不见。

难道是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

难道是两个小恶魔终于良心发现?

班小松一想不通就去开帖求助,可等他把两人的状况说清楚之后,发现帖子里居然有这样的评论。

“这两人很带感,信我。”

“排楼上,楼主记得带好墨镜。”

“我来解释一下,就是说,楼主可能现在看到两人水火不容,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搞一起了。”

“楼主要有思想准备啊,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千万不要慌。”

班小松一脸懵。

 

(七)

校庆排节目时时邬童被成功哄得穿上了大红色的Lolita装。

“班小松你也给我去换!!”

班小松还想吼一句你为什么不找尹柯时班上的女生已经丢过来一件裙子把他推进了更衣室。

两个人穿着裙子站在女生们面前,同时发现尹柯看着他们拿着手机拍得正欢。

“裙子穿着舒服吗?”尹柯笑得合不拢嘴。

“你怎么不穿?”邬童皱着眉烦躁地扯着自己的衣领,“我脱给你啊,反正一次性的。”

“咳,邬童姐姐,女生可不是会随便在男生面前脱衣服的。”

班小松很入戏,眼神微妙地扫视着邬童和尹柯,结果换来一个惊天大白眼,邬童气呼呼地踩着皮鞋躲进了更衣室,尹柯笑着看了班小松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班小松还想对两人的状况来个一探究竟就被女生拉过去拍照了。

“烦死了……”邬童说着就要扯掉裙子,看见尹柯一副非礼勿视的模样于是很无语地停了手。

“等会儿她们要找你们排练的。”

“啧。”邬童即使穿得再像一个女孩子,他的坐相也完全不像女孩子。

“行了,你还是休息会儿吧,等会要排一个下午的。”

反正他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出去闲逛,邬童靠在椅子上很安静地就睡着了。

尹柯拿着手机拍得累了,于是偷偷拿来了自己的素描本,所有思绪静悄悄地汇入笔尖,不轻不浅,在空白之处勾勒出美好的模样。

直到画中之人缓缓转醒,睁着双有些迷茫的大眼睛看到了尹柯发呆的神情,邬童皱了皱眉,发现对方还是盯着自己,看不清眼神。

他的视线落在了尹柯手中的纸上,看清那是自己穿女装的样子猛地瞪大了眼,邬童咬牙道。

“尹柯!”

被叫的人猛地回过神,以为对方没发现似的慢慢合上了本子没说话,哪想邬童突然凑过来一把夺过了素描本。

“还给我……”

尹柯的声音随着邬童翻动纸页的增多渐渐变小,心想这下全完了。

邬童翻动着他的画更是难以置信,第一张,听音乐的自己,第二张,睡着了的自己,第三张,打球时的自己,第五张,第六张,直到最新的一张,画了一半的,女装的自己。

整个本子上画的全是自己。

他抬眼看向尹柯,看到他目光躲闪。

“你是不是喜欢我?”

本来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味,可邬童难得见尹柯红一次脸,于是十分愉悦地扬起了嘴角。

“给我。”尹柯不敢去看他的眼睛,视线一低又看到自己画上的邬童。

“你是不是喜欢我?”

邬童一步步逼近,即使知道自己穿着裙子问这种话多少有些滑稽。

最终尹柯在他的脸凑到不能再近的时候妥协了,侧过头发出有些沉闷的声音。

“……是。”

“真的好巧啊。”

邬童嘴角一扬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什么?”

尹柯睁大眼从他墨色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紧张的表情。

“我说,我喜欢你。”

 

(七)

狂热的情感可以一瞬间融在一个缠绵的吻里。

多少次的反复争吵。

多少次的不屑表情。

其实只为换取那一次的心动。

原来所有牵挂不是因为关注你已成为一种争吵必备的习惯,而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种喜欢来得凶猛,但又好像爬过了很久的山,最终带着美好的笑容站在了顶端。

哈,终于占领了。

不论是琥珀色的眸子还是可爱的小虎牙,只是为心中的那份情感再添一抹亮丽的色彩。

哪里有那么多恶意和看不顺眼,只是在此之前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博得对方注意,而现在,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再加一个诚实的吻,就可以告知对方一切。

对啊,我就是,很喜欢你而已。

 

(八)

班小松看到两人从更衣室出来时脸有些红,然后周围女生告诉他可能是更衣室里太热了点,他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邬童你的口红怎么都擦没了?”

女生拉着邬童去补妆,班小松疑惑地坐在不停擦拭嘴唇的尹柯旁边关切地询问他怎么了,对方轻轻一笑说自己不小心咬到嘴唇了有点疼。

尹柯看到班小松点了点头真的很想告诉他实话,他根本不知道邬童漂亮的小虎牙有多尖。

“让开。”

班小松抬头看到女装邬童一脸冷漠地盯着自己仿佛下一秒就要扯自己的麻花辫吓得立马站起了身,随后意识到自己的麻花辫不是真的于是转身想把座位抢回来。

可是眼前是什么?

班小松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邬童几乎整个人都靠在尹柯身上看着他玩手机,涂了口红的嘴现在咧到耳根实在看着有些恐怖,他也很想问尹柯被邬童的头饰戳得疼不疼,不过两个当事人根本时间没管他。

你们是怎么做到一下午就关系这么好的爸爸很骄傲啊但是这种莫名被闪瞎的日了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班小松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里留给他俩单独待一下自己出去缓缓神。

后来随处可见的是邬童跟尹柯形影不离,休息时靠在对方身上悄悄咬耳朵,并且邬童动不动就去拉尹柯的手搂尹柯的腰,班小松以为尹柯会拒绝的,可是被摸的人除了朝对方笑一笑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了。

特别是有次练习时两人坐在一起休息,尹柯好端端地坐在草坪上,邬童一个棒球冲他丢过去收获了对方一个有些生气的眼神,于是邬童换上了班小松从来没见过的委屈神情一点点挪到尹柯伸手从后面搂住了人,他双膝跪地的同时朝前低下了头,不知道低声说着什么。

最后两人脸上同时露出的那种笑容又甜蜜又黏腻班小松看了直呼心脏都受不了。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连上厕所都一起??”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一起上厕所?”

两人挑了挑眉异口同声,班小松察觉自己问的傻逼问题只想撞墙。

 

(九)

校庆时演出非常成功,尤其是两位穿女装的参与者收获了一大串粉丝,在班小松被一大群人堵在舞台上时邬童早就拉着尹柯跑得不见影了。

“之前班小松说咱俩很暧昧。”暧昧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嗯……怎么了?”尹柯想了想好像没什么不对。

“我觉得我们可以更深层次地突破一下。”深层次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什么?”尹柯看着莫名兴奋的邬童有点懵。

“咱们去换衣服吧。”

邬童笑眼盈盈地搂着尹柯,刚好赶过来的班小松一句我也要去等我一下被邬童转头一个眼刀封在了嘴里,最后班小松一脸认真告诫其他人在另一个更衣室方换衣服。

成功支开所有人的邬童把尹柯推进更衣室,走进去后转身就关了门上锁。

“锁门干什么?”尹柯觉得今天邬童有点反常。

“你猜?”两个字的尾音上扬到不知飘向哪里。

邬童很自然地把尹柯推到了沙发上撩开了自己的大红裙子,两眼含笑地盯着无论怎么亲都会脸红的尹柯,在对方疑惑的目光里俯身给他一个轻轻的吻。

“喂……”能不能先换个衣服??

“干你。”换什么换直接脱了。

邬童轻舔了下饱满的唇珠,把两人的呼吸杂糅在一起,满嘴的唇蜜抹在尹柯精致的锁骨上,伸手摸到了对方腰间,吞掉他所有或轻或重的喘息。

班小松并没有听到隔壁更衣室里被刻意压低的声响。

 

(十)

某天尹柯揉着自己的腰拿起班小松的手机看了一眼,鬼使神差地打开了他主页上第一个帖子,看到某条内容后咬牙切齿。

“班小松!!”

邬童靠在门边低声笑着点进一个帖子,找到那条很久之前看到过的一个网友的回复,随手点下一个赞。

“楼主你知道暧昧是什么意思吗?”

“我来解释,暧昧就是爱日未日。”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42 )
热度 ( 1026 )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