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也只是静默

狐仙

勿上升xN

王俊凯x小七

看角色名就知道是多久前的脑洞


(零)

“你可以叫我小七。”


(一)

编辑一通电话打过来时王俊凯在家里睡得昏天黑地,铃声响了不知道几遍后他勉强睁着眼睛摸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压住心里的怒气接了电话。

“喂?”

“凯哥!之前联系好提供素材的那人跑路了!”

“关我什么事儿啊?”

“十万火急啊!”

“滚吧我要睡觉了。”

说着王俊凯的意识就要被周公拉回去,随手按了挂断就把手机扔一旁打算继续睡觉,万万没想到闭眼还没几分钟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王俊凯被吵醒后非常不爽地瞪着眼睛接了电话。

“我说了缺的部分自己解决!我要睡觉了!”

“哎呦都快十点...

兜圈(上)

勿上升xN

时隔两年再写段副主席x校霸orz

是个平淡的故事


(零)

“错过了太久,反而错得完美无缺。”


(一)

教室门被呯地一脚踹开的时候,王俊凯正算着考卷上最后一道题,手边的草稿纸早已被密密麻麻地写满算式。

在考试时被打断思路不是件愉快的事,他呼了口气,正准备另寻解题思路,突然发觉整个考场安静极了,写字的声音也寥寥。

王俊凯抬眼望向监考老师,发现站在讲台边的中年男老师一脸呆滞地盯着踹门的那位,他也转过脸,越过前桌探头去看刚才闯进来的人。

刘海稍稍过眉,被掩着的眉毛微皱,一双清澈的浅褐色眼睛,神情是有些疑惑的。

王俊凯记得这个人。

先不说对方生得确...

一个脑洞。
难过。

等你

勿上升xN

换个方式说等你

希望小朋友考试顺利^-^


(零)

“I’m waiting for you.”


(一)

听到手机铃声的前一秒易烊千玺都还在梦里,他划着艘船,在一片橙红色光里就要接近彼岸,然后被一阵劲爆的乐曲打碎了梦境。

他挣扎着清醒过来,只觉一阵头疼,揉揉眼睛看到室友面带迷之微笑地望着自己并递过来了一部手机,示意让他快接。

“喂?”

易烊千玺声音低沉地问道,听到对方好像轻轻笑了一声。

“是我。”清朗的声线透露出那人的好心情,“起床了吗千玺?”

“……你在哪儿?”似乎听出对方是谁,易烊千玺连忙手脚并用地穿好衣服,“我、我马上下来。”

“不急。”那人被他...

微博看到的

就…就乱嗑1下啦…

原博


情上心头

勿上升xN

过节快乐


(零)

我好像很多次从梦里醒来,忆起从前的你的模样。

那倔强的眉眼分明是十几岁的样子,从来没有刻意地摆出引人注目的表情,但我记得你也曾笑着,柔和的面庞上有浅浅的梨涡,然后轻声唤我的名字。

于是我也心悦起来。


(一)

深夜的纽约依旧灯光璀璨,王俊凯回到住处时已经困到不行,洗漱完后躺在床上看了看手机,无意中发现有几条微信消息,是只有三个人的微信群。

他先看到易烊千玺发的消息,就没问题三个字,再向前翻看到王源的一大段话,说什么他主持的一个综艺需要请组合三个人去录制。

好像大半年没见了,上次有三个人的活动都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他们保持单人工作...

满盘皆输

勿上升xN

#我有一百种理解wink争端的方式#

之前复习成语的时候才知道破镜重圆只能用来形容夫妻


(零)

“我可以为我们的散承担一半,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看上去能孤独得很圆满。

——《一半》”


(一)

与自己身边冷冷清清没人敢靠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尹柯身边老是围满了的人,有些说是来问题目,有些只是单纯围过来夸尹柯是这样那样的好。

邬童不着痕迹地朝尹柯瞥了一眼,对方还是那副温和模样,笑容浅浅,好像对每个人都很友好,又好像什么也与他不相干。

他突然感到一阵恼火。

明明初中时邬童也是很受欢迎的,那么他现在照样也可以,可是尹柯在这儿,于是就显得自己脾气是那么...

图谋

勿上升xN

五小时小长假被我拿来写文了

快夸我


(零)

我喜欢你啊。

你不喜欢我吗?


(一)

王源拿手在他表哥面前挥了挥,发现对方还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某个方向没有任何反应。

“王俊凯,你别看了。”

“怎么?酒吧你家开的?”

王俊凯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王源心想反正他也看不到于是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不好意思,这酒吧真的就是我开的。

“他叫易烊千玺。”

“你认识?那正好。”

王俊凯若有所思,王源满脸黑线,什么正好?这就喜欢上了?

“……我大学同学,家里有个弟弟要上学,父母身体不好要养病,他自己也想开家舞社,但就是缺钱,于是我就让他来了,千玺跳舞真的很好——”

“我知...

回暖

勿上升xN

算不算失踪人口回归…

过节快乐


(零)

邬童不知道该怎么做。

尹柯亦是。

可一切根本不是为了让那冰山再冷几个温度。


(一)

“你俩终于和好了。”

每次听到班小松这样说,尹柯都会不着痕迹地挑挑眉,并迅速瞥一眼邬童,有时对方的视线会对上自己的。

和好。

把这个词放在他俩身上,成绩再好的尹柯也无法准确理解。

他觉得很奇怪,初中时他和邬童关系好得不得了,相处时什么顾虑都没有,尹柯甚至认为他们就会一直这样下去。

而变动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最绝望不是在外人面前所有情绪都从眼里迸出来,而是邬童那一句咬牙切齿的,尹柯,你好样的。

邬童的背影从此成了他无法逃避的梦魇...

专属

勿上升xN

看完快本想起来有这篇存货

然后就去投票了_(:з」∠)_月更√


(零)

“千玺。”他唤道。

那种一如既往的温柔语气,那种让人心甘沉溺的语气,那种——

专属于自己的语气。

他对自己,从来都是用这样的语气。


(一)

王俊凯一个电话打过来时易烊千玺刚洗完澡,一手拿毛巾擦头发一手去拿手机,刚接通却听到他二哥狂荡不羁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千玺我跟你讲!我他妈……”

话没说完就被一顿抢手机的声音给打断,易烊千玺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嗅到一股酒精味,怕是两个人都醉的不轻。

他急忙穿好衣服开个定位赶到了酒吧包厢,王姓大哥已经带着二哥喝了四五瓶,两人一个横在地上...

严冬

勿上升xN

由于严重强迫症

格式与炎夏极其相似


(零)

那些盘旋在冬日里的暖意,氤氲成雾气,融碎了悬冰,被孤傲的雪光运往腊月的尽头。


(一)

冬日的太阳好像没有温度,没办法把冰凉的空气烘热,整个世界像一面巨大的静止的冷镜,只偶尔有风扫过激起涟漪。

易烊千玺缩了缩脖子,风是从领口从袖子从各种衣缝里灌进来的,突然想起来谁奇怪的比喻,这风怕是贪恋自己的美色想要强奸我。

他禁不住莞尔,低头把自行车锁好,转身就看到王俊凯冲自己眨眼。

“千玺。”对方叫他一声。

易烊千玺张了张嘴想要回应,却打出一个喷嚏,王俊凯走过去看着他。

“你很冷啊?”从口里呼出的热气往自己脸上...

雾霾

勿上升XN

大纲不扩写



湖面喷薄而出的苍白的雾,水蛭一般爬行至整个凝固的水面。

永远静止和永远无边。

王俊凯早晨穿梭在雾气里在湖边跑步。

他遇到了一个叫做易烊千玺的男孩子。

对方轻笑着的模样让他有一瞬间失神。

王俊凯认识王源,王源认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是另一所大学很受欢迎的一个男生。

他会跳舞,会书法,多才多艺,温文尔雅,笑起来还很好看。

王俊凯很喜欢他。

不过就是喜欢,也不奢求其他。

很多时候盯着易烊千玺嘴角淡淡上扬的弧度愣愣地发呆。

他的眼神与自己的碰撞时也禁不住轻轻勾起了嘴角露出漂亮的虎牙。

弥漫的雾气中似有似无的模糊的美好轮廓密密...

炎夏

勿上升xN

我们教室没有空调时好热哦


(零)

那些盛开在夏天里的心事,绽放出情绪,缠绕着情感,被浓郁的暑气运往白昼的尽头。


(一)

空中飘荡的灰尘里被掺进了模糊的意识,黑板上白色的粉笔字突然变宽变长,如巨大的蚕虫般一寸一寸爬满整个视野。

讲台处的老师眼神犀利地盯准了半合着眼的王俊凯,眼睛一瞪张口就要点名却被下课铃声硬生生地截断,看到教室里一下子整齐地扑倒一大片只能无奈地拿书走人。

听到那声带着怒气的关门声王俊凯回过了神,眨了眨眼伸个懒腰只期待下节课能清醒点,伸在空中的手臂突然被后方的一个力猛地一拉。

王俊凯吓得差点直接跌出去,察觉自己手臂上的手没有要松开的意...

传说

勿上升xN

这阵子补TVD时的脑洞


(零)

传说森林深处有恶鬼。


(一)

幽深的森林里有昏暗的光线闪过,一辆老式旅游车跌跌撞撞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易烊千玺收回眺望窗外的视线,转头瞟了一眼正讲鬼故事的好友,发现对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旅游团的十几个女孩子被他唬得动都不敢动。

“恶鬼来临时,你只能不停的跑,万一被它抓住就再无任何还手之力,恶鬼会狠狠地撕开你的脖子……像这样!”

易烊千玺忽觉一阵窒息。

车子里唯一亮着的手电筒的光瞬间暗了下去,在女生惊恐的尖叫里依稀能听到罪魁祸首的一阵窃笑。

发现脖子上的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易烊千玺翻了翻白眼狠狠地掐住了对方的...

暧昧

勿上升xN毕竟是角色糖

拼拼凑凑的梗大部分源网络

断断续续写了很久的wink


(零)

“就是这样,他们两个现在的行为,简直可以用暧昧这个词来形容。”

邬童挑了挑眉,点进那个看到过很多次的加精了的热帖,瞄到最新一楼的回复。

“楼主你知道暧昧是什么意思吗?”

几秒后他嘴角倏地绽放出完美的笑容,迷人而又带着几分邪气。


(一)

班小松最近很惆怅。

在他叹息无数次之后,邬童转头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失恋了?”

班小松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种我他妈恋都没恋过你凭什么毁我清白的绝对会引来一顿揍的话终究是没说出口。

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尹柯转头瞥了他一眼,“...

躁动

勿上升xN

此躁动非彼躁动


(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俊凯一直爱盯着那人的嘴巴看。

红润的,软软的,舌尖微微舔过留下一抹亮色。

一副很好啃的样子。


(一)

“你怎么又来了?”

易烊千玺转头看过去,自家弟弟撅着嘴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笑得灿烂的人。

“怎么,不欢迎啊?”王俊凯伸手摸了摸小孩子柔软的头发,径直走入门内把肩上的书包放在一旁,剩下身后稚嫩的喊叫声,“换鞋!”

“你今天不是过来蹭饭的吧?”易烊千玺歪着头问他。

“不是。”王俊凯他旁边很自然地坐下,很自然地拿起筷子,很自然地端过易烊千玺面前的一碗白米饭,“我忘带钥匙了。”

易烊千玺拿起另一双筷子作势...

日记

勿上升xN

很想我的一个朋友


(零)

你只能看到几个浅蓝普蓝深蓝的本子,上面有你整齐隽秀的笔迹。

反反复复记录了高中时期每一天的琐碎时光。

还有,你的名字,他的名字。

为什么是蓝色?

因为他喜欢。


(一)

谌浩轩揉了揉被风吹得有些干涩的眼睛,慢慢地拖着行李箱走近了门。

冰凉的钥匙拿在手中早已有了热度,他把锁着的门打开,立在原地良久,半开的门最终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缓缓合上。

他已经四年没回来了。

本该是沉在最底处的记忆却很轻易地浮了上来,一遍又一遍地重现,谌浩轩细细打量周围,感觉自己仿佛是昨天离开的,这里的一切都未曾变过。

他最终把视线放在了茶几上几...

人情

勿上升xN

标题倒过来也行


(零)

王源双手插兜轻轻踢开门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到自己桌边围了一圈人挑了挑眉。

“都准备好了?”

围在桌边的人用期待的眼神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


(一)

“主治医师说要扣你工资。”

“为什么?”易烊千玺咬牙切齿地看着倚在门边的王源,“我就迟到十分钟,你迟到半个小时,凭什么她就不扣你工资?”

易烊千玺觉得这很不公平,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

“这是长得帅的人的特权。”王源耸了耸肩,“我还要去看我的病人,再见。”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慢悠悠地晃去诊室,一拍桌子站起身打算找主治医师谈一下关于扣工资的问...

烟火

勿上升xN

过节快乐

对烟火情有独钟


(零)

你会陪我去看烟火吗?


(一)

王俊凯发现最近他的发小王源跟他同班的一个人走得很近,那个男生他只远远地看过一眼,没看清脸,但隔很远都能看得到两人聊得很愉快。

王俊凯冷笑一声,随手把刚才女生送给王源的便当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这家伙还需要女生来送便当吗!?

后来王源知道他扔了便当很生气,“我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年轻人怎么就不需要便当了呢?”

“你不是跟你同学玩得挺好吗你们可以一起去食堂吃饭啊。”王俊凯轻飘飘的语气。

“怎么了?我源哥没宠你心存不甘?”王源若有所思。

“滚。我是帮阿姨的忙不让你和奇怪的人混在一起,那谁我都没见过...

桃夭

勿上升xN


(零)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

易烊千玺盯着黑板上那几个飘逸的字愣了几秒,忍不住转头看向身后那个脑袋一下一下地低下去了的男生。

果然又打瞌睡了。

他叹了口气把视线转移到黑板上去。

殊不知他的后背就是某个人的黑板。

黑板上黏满了炙热的目光。


(二)

“王俊凯。”

听到语文老师叫他的名字王俊凯猛地抬头,然后发现前面那人的背影也抖了抖。

奇怪。

王俊凯眨了眨眼站了起来看向语文老师。

“你来为同学们翻译一下这句话。”

“……”

王俊凯翻译得一卡一卡的,最终在语文老师凌厉的目光里闭了嘴。

“今天之内将这篇古文在我那里过关,坐下。...

心跳

勿上升xN

第一次看女装时

易烊千玺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红色的身影一点一点地靠了过来,踩着黑色皮鞋踏上台阶坐在了自己身旁,裙边繁杂的蕾丝抚上地面。

居然没有叉开腿坐。

这是他的第一想法,易烊千玺一想到上次无意间看到王俊凯穿得十分少女却一点都不少女的坐姿就忍不住想笑,然后被小队长略微幽怨的眼神扫了一眼。

于是立马切换面无表情.jpg

听不清王俊凯在小声嘟囔着什么,易烊千玺的眼神又下意识地黏到了他的嘴上,一片粉红又水润的晶亮,薄薄的一层似糖。

口红还是唇膏?

“哎哟妈呀这鞋可累死我了……”

就在易烊千玺快要沉浸在那片桃色的海中时,王源踏着那双高跟鞋勉强平稳地走了过来,这成功转移了易烊...

服务

勿上升xN

速打无文笔

“叮咚——”

瘫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听到门铃声猛地站起身跑去开门,视线落在倚在门框旁的那个白皮肤桃花眼的男人上。

——这是新来的快递员吗?

王俊凯原本漫不经心地等着门被打开然后欣赏对方一如既往地露出花痴的表情,但看清来人的模样之后他莫名地愣了一下,盯着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了一会儿,眯起眼勾起了嘴角。

“你好,请问,是你叫的服务吗?”

易烊千玺呆了几秒。

这个人——哎长得好好看啊笑起来居然有猫纹哎还有小虎牙一闪一闪的而且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咳,这不是重点。

易烊千玺拉回飞到宇宙边际的思维认真地盯着他,眼角余光瞥到他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微微皱起了眉。

“对,你...

长梦(下)

勿上升xN

上下两篇

长梦(上)


(二十二)

Karry过生日的时候全校女生都张罗着要给他办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结果等到他生日那天来参加所谓派对的也只有器乐社和舞社之中玩的比较好的朋友们,那些学校里带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女生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接近Karry。

易烊千玺当然来了,令他比较震惊的是Karry这次居然提前给了他一张很正式邀请函,后来他发觉只有他一个人拿到那张精致的邀请卡后整个人就被欣喜给淹没了,没有了被无视的失落,所有不快的情绪瞬间一扫而光。

后来Karry确实没让易烊千玺失望。

那个时候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几个学姐看着易烊千玺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无言就开始...

长梦(上)

勿上升xN

上下两篇


(一)

阳光下的空气都凝结成块,蝉鸣悠扬冗长,穿过了耳膜刺啦刺啦地划出一条条线,夹杂着汗水的呼吸交织着席卷着热浪的风声。

易烊千玺眯起眼撩起刘海,拖着行李箱缓慢地走在校道上,之前问路时那个学长就直接朝这边一指,鬼知道男生宿舍楼到底是哪一栋。

他抬手看了看表,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睁大眼努力搜索着学生的身影,终于在一个教学楼拐角处看到了一个扎马尾穿条纹衫的女生。

易烊千玺拖着箱子快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你好,请问,男生宿舍楼在哪儿?”


(二)

“你也住在这个寝室吗?我叫王源。”

易烊千玺推开寝室门就看到一个男生笑容盈盈地看着自己。...

八一八校霸和学生会副主席不得不说的故事

勿上升xN

R视角

【八一八校霸和学生会副主席不得不说的故事】


/凭的就是这张脸

没脸在校园网混只得再此开了个贴。

如题,本人高三党,校霸和副主席在学校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但时间是把杀猪刀【什么鬼,转眼两人那些戏剧性又辣眼睛的故事忽然传遍了大街小巷。

校霸是楼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而副主席也是和蔼可亲的跟楼主关系还不错,有天校霸转校后副主席就转来了我靠真是同性相吸。

然而后来校霸又转了回来我都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一回来看到副主席抢了他年级第一的位置就要跟人家干架还好楼主拦得快。

后来他们开始了谜の比拼,剩广大群众看着两人纠缠不清【冷漠

吃瓜网友们,楼主就是要八一八...

我想,他是懂我爱你的

勿上升xN

纯属脑洞

我编的_(:зゝ∠)_

“睡安稳了”是什么结构的短语

勿上升xN

“我问你,睡安稳了,是什么结构的短语?”易烊千玺一本正经地问。

“……动宾短语吗?”王俊凯小心翼翼地答。

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对方睁着双水汪汪的眼睛等着他说话。

“呃……怎么可能是动宾短语呢?”

易烊千玺缓缓开口,皱眉看着这个理科好到爆文科却不怎么样的人,偏偏对方一副人畜无害地样子让人不忍心去训斥。

“你看,如果照你说的是动宾短语的话……王俊凯你听不听?”

“听听听!”

“你说是动宾短语,照你的意思,谓语是睡,宾语是安稳,那你睡的是安稳吗?”

“……”

“睡是个动词,睡得怎么样,用安稳来描述这一状态,所以这个短语应该是补充短语啊。”

“……嗯。”

“这...

成语接龙

勿上升xN

脑洞源自于160716快本游戏

 

某天,三孩子盘腿坐在地毯上玩游戏。

王源:玩成语接龙怎么样?一个人说一个同类型的成语,很简单的。

王俊凯:我拒绝。

易烊千玺:反正无聊,玩儿吧。

王源:王俊凯你玩不玩?

王俊凯:好好好玩玩玩。

王源:就说一字开头的成语,一人一个。

 

第一回合

源:一马平川。

玺:一见倾心。

凯:一呼百应。

源:呃,一叶知秋。

玺:嗯……一心一意。

凯:一……易烊千玺?

 

王源冷漠.jpg

易烊千玺捂脸.jpg

王俊凯:……换一个吧,再来个说带颜色的。

 

第二回合

源:万...

成语游戏。

434就是很甜
图源logo

© 白兰地 | Powered by LOFTER